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且蓝且珍惜(下)游戏篇 露蝉

有点撩   有点皮
喜剧向
http://lengtong073.lofter.com/post/1f0f6ff6_1238330b(上)

http://lengtong073.lofter.com/post/1f0f6ff6_123fb713(中)

傍晚,貂蝉伏在书桌上,一边开着游戏,一边顺着桌沿滚来滚去,散乱的发丝间,是弯弯的眉眼。

  室友一:“我觉得貂蝉恋爱了……”

  室友二:“……打游戏的时候小女生气场全开,连卧槽都不说了。”

  室友三:“而且……她对着手机从下午傻笑到现在,脸不僵吗?”

  三人不约而同地看向貂蝉垃圾桶里成沓的情书:“我真替这些小哥哥们惋惜,眼光甚高的会长大人居然栽在网恋上什么的……”

   “唉……”
 
  

  貂蝉是个大忙人,学业、班级、社团、学生会,样样都等着她操心,一个星期七天,这些琐事一下能占去七八成。剩下的,在她遇到露娜前,一般采用咸鱼瘫的姿势完成刷剧、看直播、逛微博、打游戏等一系列综合性活动。然而,自从她听了“早点点亮情侣间的小心心”这番话后,貂蝉的空余时间仿佛改头换面般,把所有和游戏无关的东西通通砍掉,只剩光秃秃的农药一枝独秀。

  “我说……你的娱乐除了打农药还有点别的没有?”

  “撩小哥哥算不算?”

   “游戏局内撩不算。”

   “嗯……那没有了。”

   室友竟无语凝噎。

   在露蝉两人的努力下,情侣间的初级小心心终于在一场匹配胜利之后圆满出现了。貂蝉迫不及待地想开下一局,只为闪瞎那些单身狗们的眼。

   这一局,露娜照常选月光,貂蝉照常选舞姬,一位来历不明的队友则选了辅助式甄姬……

   “三法?嗯……一言难尽。”

   游戏前期进展平稳,人头拿的不多,但送给对面的也不多。待甄姬悄摸摸想去中路带一波线的时候,草丛突然窜出三条大汉,不是坦克就是射手,拎着武器就冲上来。

  脆皮小甄姬慌了,开了疾跑就往回奔。突然,舞姬的身影从她身边擦肩过去,甄姬瞬间胆肥,回头就是个大招,把穷追不舍的三个人淹得措手不及。什么弹弹球,小水坑,不管三七二十一都往这三位身上招呼,分分钟将其冻成冰雕。

  而这时,“落井下石”的貂蝉也开始了她的表演。舞姬原地旋转,绯色的花瓣铺开缩减冷却时间的法阵,花球乱飞,印记相叠,炸出一连串可观的伤害,连坦克的血条都在刷刷地往下跌,数秒之后,大招一收,三杀已收入囊中。

  舞姬:“控住他们真是帮了大忙啦!谢谢你!”

  甄姬:“不用谢(/////)”

   露娜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莫名有些烦躁。

  随着团战次数的增多,貂蝉和甄姬配合得越加熟练。对面开始慌了,冻成冰棍什么真的神烦啊!他们表示“团战可以输,甄姬必须死!”。于是小甄姬就这样赤裸裸地被针对了,上路清线,死;中路防御,死;连在高地守个塔都被牛魔越塔强杀了。

   甄姬无辜地泡在泉水里瑟瑟发抖。

   貂蝉和露娜见状立即回防,怎奈何回程途中被人硬生生截住——还是四个,貂蝉知道自己跑不掉,便义无反顾地跳进人群,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露娜也挣扎了两下意思意思,接着就和舞姬一起躺下了。

   舞姬:“甄姬小姐姐不在,秀不起来……”

   甄姬:“对不起……”

   舞姬:“你不用道歉啦,都怪对面太凶残。”

   甄姬:“嗯……”

   露娜沉默地看着灰色界面上的队内会话,有些不甘心。明明该是作为情侣的自己护着舞姬浪的,这个位置怎么就被甄姬替了去呢?虽然她是团控占优势没错,可是她月光才是舞姬的官配啊。看到那两个粉嫩的小心心没有?那是爱的证明啊!这感觉就像不得不把老婆托付给别人一样,憋屈,超憋屈……

   “不想再这样各自为战了……”

   “连‘情书’的忙都帮不上,开黑还有什么意思?”

   “希望她能多依赖我一点啊……”

   “不就是甄姬么,我练练不见得比她差。”

  于是这天的双排活动结束后,露娜凭着那股醋劲儿,特地买了个甄姬,破天荒地第一次在大学通宵肝游戏,一夜之间把熟练度从白板刷到了紫红。

   “露娜,你是洪荒之力觉醒了吗?居然通宵打游戏?那个养生的老爷爷模式终于坏掉了?”因为早课不得不早起的上铺揉着眼睛,不可置信地吐槽。

  露娜连个眼神都懒得给她,自顾自地走位、施法。手机屏幕上的微光把她的脸庞映照得忽明忽暗,却依然盖不住她眼下那两抹呼之欲出的“仙气”。

   露娜好久没这么拼命了。虽然她苍白的面颊上缱绻着浓浓的疲惫,可瞳孔里的光仍旧很精神,它们随呼吸炯炯地闪烁着,仿佛有着伺机而动、一击必杀的力量。

   甄姬的战绩在累积。无论输赢,露娜总是不骄不躁,循序渐进地吸收每场战局所得。时间流淌过去,换来高密度的有效经验,她在对甄姬的使用越加得心应手的同时,也为手下的人物染上了一层自己的颜色——果决,飘忽,难以捉摸。

 

   貂蝉昨天道晚安时就发觉到了她家小哥哥情绪不对,可又不知道从何问起,于是今儿一早就上线探情况,结果发现小哥哥的历史战绩居然被甄姬给刷屏了……

   什么情况?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甄姬……甄姬怎么了?他为什么对这个英雄这么执着?

   她思前想后,也只能回忆起某一局里和甄姬配合不错的一些片段。

“我记得我死了之后好像和甄姬说了什么来着?哦对!是‘甄姬小姐姐不在,秀不起来’呃……莫非小哥哥因为这个吃醋了?”

   脑瓜子转过来之后,貂蝉“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哈哈哈,这吃醋的方法可以说是非常清新脱俗了……”她忍不住地想撩这小哥哥一波:

  一堆情书:     小哥哥你好可爱(ฅ>ω<*ฅ)

  蓝buff我的:   嗯?

  一堆情书:     熬夜练英雄辛苦辣,妾身给你一朵爱的小心心❤

  蓝buff我的:   你……都看到了?

  一堆情书:      嗯。那妾身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哟~

  露娜看到那个打了引号的“如实”二字,心里没来由的有些虚。

  蓝buff我的:    来吧。

  一堆情书:      你是不是吃那一局甄姬小姐姐的醋了?

   蓝buff我的:    …… 有点。

   貂蝉本来只是想调侃下人家小哥哥,没想到他居然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前一秒还调皮着的表情,瞬间破功。

   一堆情书:   那个甄姬我不认识啦,虽然出了游戏互点了赞,但是没有加好友的,就算是好友也肯定比不上情侣嘛,你看好友可以加很多,但是情侣就只有一个对不对?

貂蝉万万没想到自己竟能因为对方的两个字乱了分寸。当她回头看自己发出的文字时,越看越觉得语无伦次、欲盖弥彰,羞耻得想把这几行字从屏幕上扣下来吞到肚里去。

而此时露娜倒是在手机面前笑得春风满面,甚至三指一滑,潇洒地给这句话截了屏。

“小东西,看来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嘛……”她躲在网路后面半眯着眼睛,似乎有些得寸进尺。

 蓝buff我的:  所以,我是特别的?

     一堆情书:    你非要这么理解也不是不行……

   貂蝉目光飘忽,两抹可疑的红霞飞上脸颊,绵延着阵阵热度。

     蓝buff我的:   ……

一堆情书:      啊啊啊,随便你啦!你想什么就是什么!

  终于,她在自暴自弃般地敲下这一行字之后缴械投降。

     蓝buff我的:  告诉你个秘密,要不要听?

一堆情书:      ……要。

貂蝉回答得有气无力。

蓝buff我的:   你也是特别的。

貂蝉的心跳漏了一拍,然后铺天盖地的甜蜜涌来,将她的心房填得满满的,好像随时都能炸开一般。她表示自己现在完全可以表演一个原地螺旋式上天,并且接一个三百六十度翻转安全着陆。

“噫~好羞射~”貂蝉捂着脸在宿舍里销魂噬骨地叫。

“嘶——”室友们听闻纷纷倒吸一口凉气,然后贱兮兮问:“怎么?会长大人这是思春了?”

“哪有!是农药上的小哥哥又撩我,怎么办,我根本把持不住!”

“那就上啊,俗话说得好嘛‘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众人嘻嘻地笑。

“去你的。”貂蝉嗔怪,可脸上的热度却诚实地不肯散去。

 

赛季接近尾声,卡在铂金一许久的貂蝉摩拳擦掌准备最后一次冲击钻石。

一堆情书:    网络良好否?

蓝buff我的:  良好。

一堆情书:    电量充足否?

蓝buff我的:   充足。

一堆情书:     各类急事处理妥当否?

蓝buff我的:   妥当。

一堆情书:      坐稳了,我要发车了!

蓝buff我的:    随时准备着。

又一场角逐开始。

队伍配置上,法、射、坦、辅皆齐,露娜选了最有把握的月光打野。

按理来说,这样的开局应该不会出太大岔子,可5分钟未到,我方已然丢了三次人头,而且两次都是舞姬送的。

“这回状况不对……”露娜将自己的视野滑到舞姬身上,“‘情书’玩舞姬一向很稳,就铂金段位来说,不该有人能把她压制得这么厉害。”

这时,中路草丛猛然跳出一个八级的韩信,对着半血的舞姬就想来一波收割,貂蝉知道自己经验和经济上都吃亏,没敢正面刚,一个二技能跳进塔里就不肯出来了。露娜看她认真贯彻猥琐发育的宗旨的样子,心放下大半,清完野就去上路gank了。可谁知对面射手刚躺下,中路的舞姬又死了,还连着塔一块儿丢……

【全部】舞姬:韩信!怎么又是我!

【全部】韩信:你菜呗,像你这种小铂金,我一刀一个。

【全部】舞姬:哼,说得你好像不是铂金似的。

【全部】韩信:不好意思,老子大号星耀,今天我就是开着小号虐菜来的,我们技术上有着本质的不同,懂?

“懂个毛线球!”貂蝉气到掀桌,“不就是操作比别人好那么一丢丢吗?嘚瑟什么呀,少看不起人了!”

“婵姐息怒,婵姐息怒!”

貂蝉心有不甘,复活之后立即气势汹汹地赶到韩信面前,花球一抛,便欲与他决一死战,而此刻韩信正被几个人追着跑呢,他借着位移的优势在各大野区乱转,不但没被追上,还腾出手来刷了不少野,可以说只赚不亏。他回头望望,发现还在坚持追他的只有一个舞姬而已——而且是个水平非常一般的舞姬。

韩信飞身进了草丛,诱敌深入,接着长枪一控一挑,舞姬的人头再次被收入囊中。

【全部】韩信:谢谢你送的人头

他自信地从舞姬的尸体上踩过去。

“啊啊啊!好气啊!我这战绩都堕落到0-4了!都怪这个辣鸡韩信!不杀他难泄我心头之恨!”貂蝉忿忿地咬着嘴唇。

读着两人对话的文字,露娜有些恼火。那个韩信随他如何嚣张、如何飞扬跋扈,露娜都不会在乎,只是,他既然惹恼了她心尖上的人,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全部】月光:四次

两个字不动声色地从对话框浮起,昭示着一场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从现在起,露娜要开始认真了。她深吸一口气,打开装备面板,迅速了解敌人的各项数据,然后根据逃跑路线的不同,规划出数个抓住韩信的可行方案,以便将月下无限连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月光】击杀【韩信】

【月光】双杀【韩信】

【月光】大杀特杀【韩信】

【月光】杀人如麻【韩信】

【全部】韩信:月光,你给我等着!

刚复活没多久的韩信,再次咽了气。

【全部】月光:你再动她一下试试。

光华泠然的刀刃在月光腰间蓄势待发,温柔又霸道。

貂蝉动容了,这一刻,什么恼怒、什么不甘统统被丢到一边,她能感受到自己是被守护着的。那双守护她的臂膀既强大,又温暖,多想就这样沦陷下去啊,即使这只是场浪漫的幻觉。

【我方】月光:已经杀了他四次了,还生气吗?

【我方】舞姬:……不生气了。

【我方】月光:那就好。

其余三名队友均表示:狗粮吃得好饱。

 

拖到25分钟的时候,双方高地全破,游戏进入尾声,此时敌方有五人都在保护水晶,而露娜这方只有她一个准备突破防线。

再等一会儿……

下路的草丛埋伏完毕,坦克开团,一场大战在眼花缭乱的技能中拉开帷幕,月光在人群中穿梭,每个技能的释放和掌控都宛若教科书般精确。在她眼里,那些画面、特效都被自动舍弃了,她看到的只有数值,方位和预判。每一寸的移动都有自己的意义,每出一个技能都有成体系的运用方法。她脑内的cpu高速旋转着,一种久违的兴奋感冲击着神经中枢,那么的激情澎湃,同时又冷静到骨子里。

这是最完美的月下无限连,没有一次失手,直到五杀的系统提示音响起的时候,才走向完结

   我方队友还有三个活着的,月光,舞姬和战士。他们站在原地愣了半晌。

   【全部】刚刚那波团战,月光是不是没断过大?

   【全部】貌似是的,而且还拿了五杀

   【全部】这已经不是铂金水平了吧,莫非我见到了大神的小号?

   【全部】66666

   【全部】怕不是职业级别的吧……

   【我方】月光:不好意思,刚网卡了一下

【我方】月光:嗯?你们为什么不推水晶?

  这时三个角色才幡然醒悟,蹬蹬蹬带着小兵拆了人家水晶,赢得胜利。

   出了房间,貂蝉还没来得及体会成功渡劫的喜悦,就因为太在意小哥哥的来历禁不住问了出来。

   一堆情书:小哥哥,刚刚那局你简直帅爆了!居然把月光玩得这么6!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职业选手吗?

   蓝buff我的:现在不是了

   一堆情书:也就是说当年是咯?

  蓝buff我的:嗯,高中贪玩,做过一阵子职业选手,打了几次比赛就退了。最近看见这游戏挺火,就来打着玩。

  一堆情书:不准备再进职业圈了?

蓝buff我的:不了,像现在这样和你开开黑,聊聊天,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貂蝉耳尖一红,心道:“又撩我……”

  一堆情书:既然你都是职业的了,那你要负责带我飞带我浪哦。

  蓝buff我的:好~

接着貂蝉又后知后觉地反应出了什么。

  一堆情书:诶?等等,这么说来之前开黑的时候,你一直都在隐藏实力对不对?

  露娜失笑,哪有她想得那么复杂。

  蓝buff我的:不过是懒得动脑子随便玩玩罢了,胜负对我来说不算重要。

  一堆情书:那刚才那局你怎么突然猛起来啦?

  貂蝉得意地转了转眼珠,自以为试探的心思藏得很好,可惜还是给露娜看出来了。

  蓝buff我的:因为你啊,小公举。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被人欺负呢?还是在渡劫局这么重要的比赛上。

貂蝉团在被窝里,抱着手机嘿嘿地傻笑:“就知道他心里有我。”

还有一个现实篇的(下)所以未完结哦

 @长路慢念。希望你能喜欢❤

评论(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