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小说推荐——《看见》柴静

 《看见》

作者简介:

   柴静,19岁在电台主持《夜色温柔》节目;22岁到北广学习电视编辑,并在湖南电视台主持《新青年》节目。2009年离开《新闻调查》,担任新闻频道《24小时》主播,新闻频道《面对面》主持人。2011年担任《看见》周末版主持人。2013年出版讲述央视十年历程的自传性作品《看见》,引起热议,销量超过100万册,成为年度最畅销书籍。2014年初从央视辞职,2015年初推出空气污染深度调查《穹顶之下》。
关于评价:
  《看见》出于当代人之手,不在为名家所公认的中外名著行列,因此,某种程度上来说,当代名人对它的评价,难免有怀着商业目的的嫌疑。
   据说,《看见》的好坏依旧存在争议,我没去看那些帖子,因为我害怕自己的想法被网上的“他人”不知不觉带过去。毕竟,人一旦得到了已知的结论,就会懒得开创自己独特的思路了。
    《看见》记录的是柴静的成长和当代社会的状态,就我自己来说,我不会怀疑它的价值,我相信即使百年之后,它的现实意义依旧有力。因为它是一本真诚的书、实在的书。
内容评析:
   在看《穹顶之下》(现在貌似已经被和谐了)这个片子之前,我几乎没听过“柴静”这个名字,同样是媒体人,我对崔永元和白岩松的名号熟悉得多。但了解她之后,我发现她比想象中的更好,她就像每个普通人甚至我们自己一样,凭着一种求知欲,一份较真劲去弄清真相,一步步踏踏实实地往前走,有时也会出纰漏,有时也会发现那些戏剧性的脑补都是笑话,可她依然脚步朝前,一遍又一遍地思考:这样真的好吗?能不能找一条更好的路?
   人呐,最怕就怕刚愎自用。这是我从柴静那儿学到的。
  柴静笔下的自己是一个真实的、立体的人。从浮躁到冷静,从感性到理性,她一直在那些复杂的社会现象之后,寻找自己的定位,在一次次推翻自己的认知后,将其重塑,然后变得成熟。
   她给我的形象印象中,记者大于主持人。书中,她曾坦言,自己做主持人那会儿就是个小资情怀满满的文艺女青年,不食人间烟火,干什么只会按着套路来。可做记者之后,她活过来了,人情冷暖,苦难和悲伤,从她面前直冲到脑子里,她开始为之动容,为之流泪,为之求索一条解决的路。
   她调查过最边缘的社会现象,有同性恋、虐猫之类,同时也为两会、奥运这些大型事件做过采访。她没有歧视,也坚持把所有现实铺陈开来,让人们完完整整的了解真相之后凭自己的思维做出判断,这才是作为记者真正该做的——不偏不倚,功过自有众人评说。
   很多人都觉得记者是政府的走狗,尤其是央视的记者。但读了《看见》我开始质疑:我真的了解央视,了解记者吗?对这些一无所知的我,又有什么资格给他们贴上负面的标签呢?那些自以为是的偏见是经不起推敲的。如果怀疑,就去寻找资料,去思考,去证明。固执己见带来的终究不过是止步不前罢了。
   在看这本书之前,我对政治没有丝毫兴趣。国家领导人是谁,颁布什么法令,实行什么政策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只要做好我该做的,那些杂七杂八的政策,和我一辈子都挨不上。可是当我翻到柴静谈“土改”的那一章的时候,忽然意识到,社会是连在一起的。个人的见识很浅薄,他们总把自己的利益,家庭的利益放在首位,这无可厚非,可是,一旦许许多多的人浪潮般涌到一处隐患式的利益点时,反噬就会爆发,这时,很多问题就会摊到每个人头上,小到汇率调整,大到失业,那些曾经种过因都会化成果,悬在这个社会头顶上,摇摇欲坠。政府要为这些后果负责,所以难免触犯众怒,克制利益。
   当然这并不是说政府没有晦暗面,只是,我以为:判断应在真正了解过政府工作之后再下结论,我相信政府出发点都是好的,然而“人”的弱点让它的运行总是不如想象中的有效。
   《看见》让我去关心人,去了解社会,它很有意义,而且越思考越有意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