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且蓝且珍惜(中)露蝉

游戏现实双线操作

喜剧向

http://lengtong073.lofter.com/post/1f0f6ff6_1238330b(上)传送门

第二场开局,露娜还在英雄栏里找着月光,打野位就已然被李白秒选,她犹豫了一会儿,把视线定格在辅助蔡文姬身上。恰好此时貂蝉发来对话:

“不能选月光了……”

“没事,我用蔡文姬吧,把人控上你好秀。”

“嗯嗯,妾身会加油的!”

暖意从貂蝉心尖儿上化开,她心想:和这样的人并肩作战真的太幸运了。

这一局没有肉,虽然队友们输出很高却很容易被对面猴子切,而且由于前几次脆皮被抓,对面猴子已经养得很肥了,所以战况不可避免地走向了劣势。

15:33

对面的五个人一直推到我方高地。

发育略有不良的李白在水道战战兢兢地偷龙,舞姬刚从蓝buff那儿回来,和蔡文姬一起清上路兵线,然而就在此时,吕布的大招从天而降,配合着狄仁杰的一招一起径直压过来。貂蝉知道大事不好,二技能走位之后赶紧开大牵制。露娜也立刻操纵蔡文姬弹出眩晕,给貂蝉制造输出环境。正当貂蝉准备火拼一把的时候,花木兰的轻剑从不远处旋过来……

“完了,这回铁定打不过了。”貂蝉一边点撤退一边扔着花球——不求真能把人打死,总之,拖一拖速度也是好的。

然而理想总敌不过现实,就在貂蝉躲开吕布攻击的当口,花木兰一套技能过来把貂蝉控个满怀。

什么?你说净化?早在被狄仁杰眩晕的时候就用过了好吗?一百二十秒的冷却貂蝉想想都觉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蔡文姬看准时机,开着大招和治疗就冲进人群给貂蝉加血,在物防和法抗的加持下,貂蝉勉勉强强没死成,一个二招跳出来之后又接了蔡文姬一大口奶,瞬间回到了半血。

花木兰霸体状态一撤,就被蔡文姬的弹弹球砸个正着,连着吕布狄仁杰一起晕了一波。只可惜蔡文姬移速实在太慢,还没出狄仁杰的攻击范围就被五颜六色的逮捕令扎了后座。

啊……万恶的红buff。

蔡文姬的胡笳琴冒着黄烟,一寸一寸艰难地往防御塔的方向挪动。狄仁杰乘胜追击,连着又A了数下,然后蔡文姬就被迫进入了死亡倒计时。

貂蝉把蔡文姬被围殴的惨状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站在战斗圈的边缘,不断地和花木兰、吕布周旋,想逃,又放不下蔡文姬,只能不断的放招,妄想着能给蔡文姬创造一线生机。然而妄想终究只是妄想,招招都处于冷却状态的蔡文姬明显是走到了穷途末路,连半分挣扎都生不出,平A?都这个时候了,辅助的平A顶多做做样子好吗?于是貂蝉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家辅助挂了,还是为救她壮烈牺牲的。

接着,对面三个人就像饿狼似的,不顾一切地向貂蝉飞扑过来。貂蝉因为先前的犹豫,已然错过了最好的逃跑时机,于是她也在一群人的暴揍下回泉水躺着了。

“辅助,对不起……”貂蝉失落地在队伍里发,连平时神采飞扬的小脸都苦苦地皱起来。

露娜打字的手一顿,心里念着“我的傻舞姬”,嘴角却不自觉地勾起。

“舞姬,保护好自己,我死了没关系。”

细细的一行文字像初春的雨,轻柔地洒下,冲散所有的浮躁和不甘。

就冲这句话,这句即使是输也值了。这样的心思在貂蝉脑海浮现。

一股异样的情绪破土而出。貂蝉的心跳得很快,仿佛是因为心脏被这句话狠狠击中,一时间无法冷静下来。

“这个小哥哥一定是个温柔的人吧……”她想。

 

游戏还在继续,虽然主力法师和辅助都在等待复活,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李白居然偷龙成功了。射手和战士靠几头小龙在家死守,终于又撑过一波进攻。只可惜这一回合三路高地全破,败局已定,一场垂死挣扎的团战后,比赛终以屏幕上浮现的巨大defeat告终。

貂蝉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滚,发出意义不明、如同撒娇般的低吟,面上还带着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舍不得游戏倒是其次,重点是舍不得这种天使般的小哥哥呀。

“嘻嘻,再开一局吧~”她笑得眉眼弯弯。

“会长你可别!还有二十分钟就要开班会了!”幽怨的声音嗖地窜上来,貂蝉一抬眼就看见下铺伸出的尔康手。

“对哦。”她气呼呼地鼓起腮帮,“我还得作报告……以前我怎么没发现班会这么麻烦呢?”

好在貂蝉是个分得清轻重缓急的人,嘴上说着不情愿,身体却已认命地点开了好友栏,飞速发了条信息过去:“妾身有点事先下了,下次再一起玩吧。”

“嗯,我也下了。”

 

另一边,露娜同样在为班会做准备——虽然只是穿戴整齐,带好手机的准备。

她套一件白色衬衫,又将银白的长发随意束起,不加一层粉底甚至护肤,就这样素面朝天地出了门。她和往常一样提前十分钟在教室落座,位置是中央偏左的第三排。她喜欢这个恰到好处的位置——不至于很显眼,又能最高效地接收到信息,总之,是属于露娜的风格。

讲台上已经有人在了,露娜看她觉得眼熟,好像是自家班长,叫什么名字来着?什么蝉?嗯……算了,想不起来了,随便吧。她没太在意,撑起下巴就顺着月色神游去了。人稀稀落落地坐下,教室里充溢着低沉的嗡嗡声,卷起露娜的阵阵睡意。

班会具体讲了什么她没注意听,只有综测、奖学金这两个字因为不断的重复,在她脑海留下了些许印象。

“综测?奖学金?听起来很麻烦的样子,不想弄……”国际大企业的大小姐露娜下意识选择了无视,半眯着眼睛在睡眠边缘试探。

班会在彻亮的白炽灯光中宣告结束,露娜抬头时,一抹浅嫩的绯色从她眼前一闪而过,带着温暖香气的发丝混着夜风,与她的耳尖一触即离。那种感觉就像身在游戏里,和风姿绰约的舞姬失之交臂。时空的概念变得混沌,露娜忽然不想醒过来,她想:若能在这暧昧的气氛里醉生梦死该多好……

 

当露娜的手触及到宿舍床铺的时候,她眼前的世界依稀透着些许不真实。绝世舞姬的影子和现实中的感官重叠起来,很微妙,而更微妙的是“她”的形象一出现,“情书”——这个才和自己打过两局的新好友——说的每个字就会毫无预兆地浮现。就好像他们本都是一个人……

露娜倒到床上,用纤细的手臂遮住刺眼的灯光,嘴里喃喃:“我这难道是有妄想倾向了么……”

时间还早,露娜在手机的主页面百无聊赖地来回滑动,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王者荣耀已经开始加载了。

“这游戏有毒……”

说实话露娜并没有“来一局”的冲动,她这么登上来似乎是为了验证什么,比如“情书”小姐姐是不是在线之类的。然而灰暗的头像提醒她:没有。虽然露娜早有心理准备,可那一丝丝脆弱的侥幸被打破的确也是很令人失落的。

指尖在王者荣耀的界面上不加思考地乱触,乱七八糟的项目栏被打开又被关闭。忽然,一行名为“亲密关系”的图标引起了露娜的注意,她停下了毫无目的的动作,立刻选了一个给“一堆情书”发去申请。然而点了确定才发现:这关系点的居然是情侣……同性也可以点情侣吗?露娜疑惑,直到翻了翻自己的资料夹才想起来这是借的他哥的号。

“情侣啊,好像也不错……”

周末貂蝉再上线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大串等待收取的皮肤和“蓝buff我的”发来的情侣申请。貂蝉瞬间肾上腺素飙升,拉着一边的室友就开启了震动马达模式:“怎么办怎么办!小哥哥突然送了我貂蝉的全套皮肤,还申请和我成为情侣关系,要不要答应?要不要!”

“祖宗祖宗!求你别晃了!留条活路行不!我这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室友抓着她的手一脸生无可恋。

“啊!对不起!”貂蝉立刻撒手,差点没把室友从椅子上撂下去。

室友稳了稳身形,有些艰难地说:“你就同意了呗,反正你也挺喜欢他的。”

“这么容易就被皮肤收买,是不是太不矜持了?”

“那就不同意……”

“可是人家破费那么多,我却连个小申请都不同意,不太好吧……”

“那就同意。”室友黑线。

“可是……”

“你有完没完呐?婆婆妈妈叽叽歪歪的!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给我果断点儿!不就是个亲密关系的事儿嘛?我给你点!”

食指一戳,消息框提示验证成功。

“那个……”貂蝉怯怯地补一句。

“又怎么啦……”室友的语气里充溢着满满的恨铁不成钢。

“我……是个女孩子来着。”

 

露娜看到对方同意自己申请的时候,眼睛唰的就亮了,她本来以为“情书”会拒绝的,可没想到事情意外地很顺利。

“想必是舞姬全套皮肤的糖衣炮弹起作用了吧。”上翘的嘴角暴露了她的窃喜。

貂蝉看到了露娜的留言:“选亲密度关系的时候一不小心选了情侣,唐突了你真的很抱歉。”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拒绝好了,没关系的。”

“舞姬的全套皮肤就当是赔礼吧。”

貂蝉瞬间被这三句话噎得说不出话来,心里暗搓搓地撕手绢:“什么嘛,原来是手误啊,亏我激动了半天,你这个……坏人!”

一边窥屏的室友看貂蝉表情不对,摸着她的头安慰:“这话你也信?这明显是对你有意思又不敢明说才搞出来的‘事故’好吧?”

“真的?”貂蝉忽闪的大眼睛巴巴地望过来,萌得人心下一颤。

“嗯,真的,男人就是这样的生物啦,凭我们家会长大人的魅力,有什么男人是搞不定的?。”

“哼~你就会贫。”撒娇的语气里融着些小骄傲。

貂蝉转头在好友窗下打字:“谢谢你送的皮肤,妾身很喜欢~”

露娜在手机旁边蹲了半晌,看见有新消息立即秒回:“喜欢就好。”

“那妾身要怎么回报你呀?”

露娜本来已经在输入栏打好了“以身相许”四个字,然而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它们逐一删去了。

“不用,送你这些皮肤又不是求回报用的。”

“那……好吧,就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那我还是求个回报吧。嗯……快点增加好感度,早点点亮情侣的小心心怎么样?”

貂蝉小脸一红,敲出一个娇羞的“好”字。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