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且蓝且珍惜 (上)露蝉

游戏现实双线操作

喜剧向

  

 刚从大一升入大二,露娜就进入了老年生活:不进社团,不听讲座,不做志愿,总之除了学习,她不乐意分一分钟给那些独属于大学生的交际活动。

  太麻烦了——她这么觉得。

  总有人拿谈恋爱的幌子勾引露娜走出宿舍门,比如:

  “经贸学院的铠怎么样?高冷霸道,那一缕小辫子还特别勾人!”

  露娜眼角一抽,嘴上说着“这不是我的菜”内心则道,“那可是我亲哥,我下不了手啊……”

  “文学院的百里守约呢?温柔貌美,做饭一级棒,这个你不考虑一下?”

  “这次是我哥的男人吗?我……并不敢对嫂子有想法……”露娜礼貌一笑,用“暂时不想谈恋爱”的通用借口搪塞过去。

  疲惫地放下手机,二十几页的PPT终于被工工整整地归纳到了笔记本上。露娜仰头把自己挂在椅背上,脊椎发出人偶关节转动不灵般的“咔哒”声,有些许疼痛,可随之而来的是久违松弛。她稍稍偏过目光去看阳台上半遮半掩的月亮——并不是在欣赏月色,只是,凭这样的状态让自己的思维放空,空到什么都不想,让自己在安宁的氛围里沉溺下去。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上铺的游戏音乐骤然冲到露娜耳朵里,让她微微回神。

  “王者荣耀啊,有点怀念。”

  “你玩过?喜欢玩什么?法师?射手?到什么段位啦?我这才刚上黄金,带带我呗?”上铺殷勤地抛出一大串问题,明显对能和沉默寡言的学霸大大有共同话题感到异常兴奋。

  “随便玩玩而已。”露娜不动声色地把问题敷衍过去,生怕她真的要拉着自己开黑,又添一件麻烦事。

  “这样啊……”上铺见露娜兴趣缺缺的模样有些丧气,缩回被窝继续打她的排位去了。

  露娜却在这短短八个字的煽动下鬼使神差地进了软件商店,在“王者荣耀”的界面上不自觉地点了下载。

  看着下载的进度条一截截涨上去,露娜不禁失笑。

有多久没碰它了?一年?一年半?或者更久?露娜记得当年自己也为它狂热过,像每一个沉迷于游戏的网瘾少年,废寝忘食也要钻研游戏的技巧。后来呢?好像也没有后来了,那段热血沸腾的岁月就这样过去,无怨无悔,但也不可避免地走向了曲终人散。

   露娜习惯性地输入了自己的账号,可打完最后一位密码的时候才发觉哪里不妥。

“算了”,她转头去找铠的微信。

  露娜:兄长,方便借我一个王者荣耀的小号吗?

  铠:黄金、铂金、钻石、星耀,选一个。

  露娜:……都行吗?

  铠:嗯。

  露娜:铂金吧。

  铠:好。

  铠:账号********

      密码********

  这个办事效率,真是亲哥,让人感动。

  这个号游戏名叫“蓝buff我的”,迷之嚣张。总之先来一局试试手。

  回归的首局匹配,露娜选了月光之女——她最拿手的英雄。倒计时的声音响起,她的呼吸猛地一滞,致命的紧张和兴奋爬上脊椎。然而当正真她进入王者峡谷的那一刻才发觉,泉水已不是当年的模样,一切都已物是人非了……

无处安放的澎湃心情在浓密的惆怅中渐渐冷却下来,转变成一种近乎空洞的不知所措,她在泉水心不在焉地转了片刻,终于还是习惯性地走向本家野区。别样的安逸闲适在优游上野的时候被培养起来——不用考虑配合、战术,随心所欲地输出、补刀。

这样好像也不错。她想

   清完下野,露娜再次蹲到草丛刷蓝,正当她准备一个惩戒丢过去的时候,破空而来的一个花球夺走了唾手可得的蓝。

   “绝世舞姬?”她喃喃,眉目间不见一点儿愠色,“还好是自家的。”

   而网路那一边……

  “这个月光的名字很嚣张啊,抢他一个蓝看他怎么办,嘻嘻~”貂蝉趴在软乎乎的被子上,双脚不安分地动着。

  下铺方了:“你现在又不缺蓝,最后一刻抢蓝,当心人家骂你。”

“我就是看他名字不顺眼嘛,他要是骂我我就举报他。”貂蝉狡黠地吐吐舌头。

“我也是服了你了……”下铺装作不认识她。

比赛过半,总比22:17,不错的顺风,貂蝉战绩7-2-5,日常担任队伍的主力输出。

“请求集合。”

貂蝉一场双杀过后正愁着缺蓝该不该回家,那边一个信号就发过来。

“诶?这不是那个被我抢蓝的月光么?他怎么还帮我打蓝啊,会不会有诈?”

“诈你个鬼啦!你再呆站着月光就被蓝爸爸打死啦!快去快去!”

“……哦。”貂蝉一个二技能闪过去,别别扭扭地收下了这个蓝爸爸。

她眼看着月光要走,赶紧去快捷信号栏找“谢谢你”三个字,然而她来来回回翻了几遍都没找到。失落地把信号栏一关,她忽然发现月光残着血回来了,还没来得及诧异,对面亚瑟的大就兜头罩下来,鲁班紧跟其后。

“卧槽!对面居然趁我不注意阴我!”貂蝉气得连粗口都给爆出来了。

“咳!会长大人,矜持矜持!”

“现在还矜持个毛线啊!那可是刚到嘴还热乎的蓝爸爸啊,看我秀死他们!”

大招一开,粉色的特效目不暇接,然而,貂蝉还是低估了对面的套路,妲己的小心心从草丛里飘出来,连着一套技能收了舞姬的人头,这次是真的回天无力了……

“啊啊啊啊!好气啊!”貂蝉激烈地在床上翻滚,几乎把手机丢出去。

“会长大人冷静!床要塌啦!”下铺连声制止。

“对了,月光怎么样了?”貂蝉重新端起手机,“啊!就知道,残血过去也是个死嘛!”

她颓废地倒下,把脸埋到圆嘟嘟的被子中间,噘着嘴打了几个字:“抱歉月光,蓝丢了……”

“没事,下次别走神就好。”

 “……哦。”貂蝉看他这么不计前嫌的样子,忽然对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产生了一丢丢的愧疚,“之前抢你蓝,是我不对,不好意思。”

“舞姬容易缺蓝,你拿了也好。”

“那你呢?”月光耗蓝也不少。

“回家就是了。”

貂蝉忽然觉得自己心脏受到了一发不小的暴击,竟生出一丝被宠爱的错觉。这月光被抢蓝不抱怨,还特暖心地帮打,自己粗心大意把蓝送了也不生气,重点是这人名字还叫“蓝buff我的”。嗯……重点好像不太对,不过没关系,就冲这月光的态度,出去就加好友,妥妥的!

其实,露娜不生气主要因为心态很平和——还是那种连胜负都可以置之度外的平和,所以区区一个蓝爸爸,不足挂齿。况且貂蝉战绩不错,输出也稳,即使皮一点,她也是很乐意宽容的。

 虽然被对面阴了一波,貂蝉这队还是有惊无险地推了对面是水晶。露娜习惯性地给队友点了一圈赞,退出后才发现貂蝉发来的验证信息:“一堆情书”请求加您为好友。

 “那个抢我蓝的舞姬?”她用指尖不轻不重地在貂蝉的头像上敲了两下,便利爽地点下了同意。

 一个对话框消失,另一个却接着浮上来,这次是貂蝉发来的排位邀请。

“我很久没打了,操作不是很灵活,你确定要邀我?”

  “上一局发挥得就很好啦~打一局试试嘛。”

  “那是你带得好,我还不是很稳定。”

  貂蝉抱着被子蹭了蹭,表情里藏着甜甜的喜悦:“没关系哒,我开咯。”

  “好吧……”

  下铺感受到上方的动静,鄙视地斜一眼,“看你这得意样儿,撩着月光小哥哥了?”

  “要你管~这年头打游戏不骂人的小哥哥已经很稀有了,逮着一个算我赚了!”

  “诶,一个蓝爸爸就能收买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你不懂,上次我拿了某个月光的蓝,他抢了我足足十分钟的兵线!后来我被对面吊着打!”

  “呃……真狠。”

  “所以咯,且拿蓝且珍惜。”

评论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