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起漾》 第三十一章 苏醒

“除此以外?”

“没了。”

“哟!这回戳到痛点了。这个点还挺让人意外的。”狄仁杰捻了捻下巴,“你的身世挺有文章啊。”

芈月不语。

“大秦集团和白起你都不避讳,身世却被埋得紧——那我就默认你的身世之谜在此之前了。”

“对了,敢问芈夫人芳龄?”狄仁杰状似偶然想起般问了一句。

“不记得了——”她说得轻飘飘的,字里行间有几分调侃的意思,“可能是个几百岁的老妖精呢。”

狄仁杰看样子并不见惊讶,兴许是没把她的话当真,“那狄某可把老人家得罪坏了。这么多年潜伏在我们这些短命的人里,得换不少次身份吧?”

“别假惺惺了,看得我恶心得慌。”芈月翻了个白眼。

“呵。”狄仁杰轻笑一声,也不生气,“今天暂时就这样吧,荣耀塔的待会儿留下来开个会。不久另外两个当事人也要来,把该说的说清楚,这案子也差不多该结了。”

“芈夫人还真是给我们组织增加了不少工作量啊。”他转头故作姿态地抱怨,“不过好在都是送经验罢了。”

一番嘲讽,却并没能逼出些什么。

出门,武则天领着案件相关者在会议室落了座。

悬空的电子屏上是待客厅的影像。接待人诸葛亮面前坐着两个人——被卷入事件的李白,和差点成为牺牲品的王昭君。

 

王昭君经扁鹊妙手好得七七八八,刚从床上醒过来那会儿,双眼一睁看到的就是一张放大了的脸,随之而来的还有半句絮絮叨叨的话:

“差不多该醒了吧,你这蓝条都快到底——”

“啪!”王昭君想都没想,一巴掌把那张近得突破她忍受边界的脸掀出去八丈远。然而收手之后才发现:这脸……貌似有点眼熟?

“李白?”她坐起来,大脑像被什么碾过,混混沌沌的,有些懵。

李白猝不及防吃了一掌,按以往的做法,肯定要先摆出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骗取同情,再顺杆儿爬,签几份“不平等条约”美滋滋地撩一波。可现在,从表情上看,他似乎完全没把“被打”这件事放在心上。

“这情况不对啊,出事了?”王昭君犹疑地开口。

李白凑上去,左瞧瞧右瞧瞧,试探似的唤一声:“姐?”

“嗯?”昭君回应。

“你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昭君没深想,随意动了动手脚说:“没有……的样子,就是稍微有点头晕,可能是睡多了吧。”

李白舒一口气,转头去看身边的扁鹊:“这就没事了?”

“应该是。”

“诶?扁鹊?你怎么……今天大学有课的吧?”

李白赶紧赔笑:“姐,那个……最近出了点意外……”

“别告诉我是通宵打游戏……”昭君斜他一眼。

“这我哪儿敢啊,我昨天连游戏界面都没打开过!”

“那怎么回事?”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李白一五一十地给昭君交代事情的经过,扁鹊也在一旁仔细地听。

“李白,说实话,你编得还行,就是太奇幻了点……”她用一种带着智商优越感的眼神在李白身上来回巡视,“还是你觉得我很好骗?”

李白无奈捂脸:就知道事情不可能进行得那么顺利……

“超能力果然还是没有说服力啊……这样吧,荣耀塔似乎正在处理相关的案件,他们特地叮嘱等你恢复之后去那里一趟,要不,待会儿就去拜访一下?”

“希望你别被传销的骗了……”

“不是,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想当年那个挥舞着晾衣杆,大喊‘大河之剑天上来的人’是谁?”

隔壁扁鹊听到这话噗嗤一声笑出来。

“往事休要再提!”李白像只被踩着尾巴的猫,蹭一下跳起来。

“行行行,不说了,乖,坐下。”昭君赢下一回,笑眯眯地调侃。

话音刚落,昭君床头的座机突然响起来,李白首先反应过来,淡定道:“大概是成叔打来问平安的。”然后顺手接了过去。

却不想电话那头传来的竟是年轻清冽的男声:“还记得我么?”

李白的神情僵了一瞬:“……诸葛亮?”

昭君一个鲤鱼打挺去按免提,接着,便听到如下对话……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