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起漾》 第三十章 审讯

高渐离抓住阿轲的手:“过去了……都过去了,别勉强自己。”

阿轲涣散的目光渐渐有了焦距,她颇有些不自在地抽回了手,有意无意避开高渐离的关怀。高渐离乖乖把手收回去,一点儿不敢再逾矩,只盼着阿轲不要生气。

狄仁杰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待阿轲面上有了血色,才接着开口。

“接下来我要问的大概会让你不舒服,你拣关键的说吧。”

“不问不行么……”高渐离巴巴望着狄仁杰,底气不足的样子。

“公事公办。”狄仁杰错开他乞求的目光,去看天边的朝霞。

“没事,我承受得来。”阿轲喘了口气,“你问吧。”

“芈月是怎么杀人的?”

阿轲刚回到脸上的浅红立刻褪得干干净净:“她先是把掌心扣在义兄的头顶,一些说不清颜色的光飘起来,汇集到芈月的身体,然后义兄就失去了意识。”

“只是失去意识?”

“我叫了他很多声,他都不应。芈月说,不过先让他安静点儿,待会儿要好好享用。”

“享用?”

“是啊,最恶心享用!”阿轲的声音颤抖着,“芈月就像吸血鬼一样用犬齿刺穿了义兄的颈动脉。血被她吞下去,义兄的身体就像脱水似的萎缩起来,最后跌落到地上。”

“节哀……”饶是狄仁杰,此时的心情也有些许沉重。

“此仇,不共戴天……”阿轲红着双眼,似有万钧愤怒在其中翻腾。

“她会死的。”狄仁杰拍拍她的肩膀,将视线移到芈月身上,“等到我们把情报从她嘴里撬干净……”

芈月在角落冷哼一声,似是不屑。

“那至少由我亲手——”

“这点自然没问题,只要你答应加入我们。”

“加入你们?”

“荣耀塔,官方魔道组织,它能给你一个归宿,当然,你也要用你的力量为它赴汤蹈火。”

“什么性质?”

“秘密警察之类的。”

“好。”

“不再考虑考虑?兴许下次出任务,丢掉的就是你的性命。”

“无所谓了,复仇完成的话,什么都无所谓了。”她说,“况且‘警察’这个职业能继承父母的衣钵,也算对得起他们,就这样吧。”

狄仁杰笑笑,对这样草率决定自己将来命运的行为不置可否。

 

“那么接下来,就是犯人的主场了。”他转过来,面向芈月,“你有什么要说的么?”

“你还要我说什么呢?人证俱在,让那个小姑娘一刀了结了我不是更干脆么?”芈月眼里满是坦然,就像等待审判的人不是她一样。

“在此之前,还是希望您开金口,回答我几个问题。”

“我要是不说呢?”

“也许我会运用一些特殊手段。”

“你在威胁我?”

“你可以这么理解。”

“哈哈哈!你这人倒是好笑,我这命都快没了,还会在乎别的?”

“谁还没个牵挂?”狄仁杰显得胸有成竹。

芈月的神色沉下来,“不好意思啊警官大人,这种奢侈的东西我还真是没有。”

“那个叫白起的共犯算不上?”

“当然。”

“秦氏集团和嬴政也算不上?”

“虽然我不建议你动它,不过你硬要做点什么我也不拦着。”

“这么说,你对他们还是有感情的。”

“呵,可怜他们罢了。”芈月脸上违和地出现一丝悲悯的神情。

“算了,接下来的问题你还是凭兴趣听听吧,‘将死之人’?”

“真希望你早这么说。”

“首先,你为什么杀了荆轲却偏偏放了阿轲呢?”

“凭兴趣。”

“那你没想过多年之后她会来复仇?”

“那样不是更有意思么?”

“好吧。下一个,你杀人的目标是什么?”

“你猜?”妩媚的眼波里尽是狡黠。

“我不认为你是愉快犯。”

“哦?”

“你疯狂的点和他们不一样。”

“所以?”

“你是为了长生不老,我猜得对不对,‘吸血鬼小姐’?”

“运气不错。”明明是赞扬的眼神却堆着轻浮。

“没想到你会这么配合。”

“也许你知道我之前的话里有多少是假的之后,就不会这么说了。”她笑。

“这点判断能力狄某还是有的,你只要负责说下去就好。第三个问题,你是谁?”

“芈月。”苍白的表情里,狄仁杰读不出丝毫信息。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