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起漾》 第二十九章 阿轲的梦魇

高渐离向来自诩是个自由奔放的人,特别是在聚光灯下唱到声嘶力竭的时候。可他终究还是在阿轲面前失算了。对心尖上人的怜爱最容易唤起沉睡已久的怯懦,除去那些浮华的虚名,他还就真只剩下一颗温温软软的真心了。

“阿轲……是真的,我不骗你……”高渐离可怜巴巴地抬起头来望她一眼,语气弱弱的,带着乞求。

“你闭嘴!”阿轲瞪他,“丢不丢人……”

 

狄仁杰是沿着庄周的消息追过来的,本来是打算不管怎么样,先把坏规矩的那个丫头捆起来再说,可他见人小情侣闹矛盾,倒没了这兴致。

“我说……负责人快来了,你们认罪态度好点儿,或许可以从轻发落。”狄仁杰看了半天的戏,也算厚道了一回。

“阿轲,待会儿要好好道歉,人家荣耀……”

“塔。”狄仁杰好心补充。

“咳,荣耀塔。”高渐离半尴尬地往下说,“怎么也是救了你命的大恩人,你还给人家添了不少麻烦,不该的。”

“是我莽撞了——还有,你松手。”

阿轲的的眼刀嗖嗖地往高渐离身上飞。高渐离却拗得很:“说好不乱来了我就松。”

“啧,知道了。”

高渐离这才把自己从阿轲身上撕下来。

 

脚步声渐近,武则天领着一票人板着脸踱进来,“解释吧。”

阿轲被这的压人气势惊出一身冷汗,总之,先道歉……

“对不起!我醒来之后不了解情况,只是凭着印记追到这里的,芈月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我必须杀了她才能对得起我死去的至亲。”

“哦?”信息又多起来了,狄仁杰眼里闪着狂热:“你说你和芈月有仇,这仇是怎么建立起来的?”
    “她杀了我的父母,和义兄。”

“详细点。”

阿轲深吸一口气,重拾那段被阴影笼罩着的过往。

“我的父母都是警察,当时出了一起不起眼的失踪案,失踪的是个流浪的不良少年,他们追查了几个月都没有结果。上级撤了案子不再追究,可我父母觉得事情有蹊跷一定要追查下去,于是越走越深。后来有一天,他们再没回来。我那时候还小,特别害怕,求着父母的同事,让他们带我找爸妈。可他们什么都不说,只联系了舅舅把我接回家。然后我就懂了——父母已经回不来了。

自那以后,我一直在搜寻当年案件的资料以及父母留下的线索。十六岁的时候,理出些许头绪的我选择了离家出走,去父母的笔记上提到的可疑地点考证。可我的动向好像引起了谁的警觉,居然招来杀身之祸。好在有人救了我——他叫荆轲,意外地和我的名字很像——后来我认他做了义兄。

交流之下,他告诉我害死我父母的可能是一个叫芈月的女人,可她是能力者,想找到证据指证她太难。他自己的妹妹也曾是芈月手下的亡灵,他甚至亲眼见过这个恶魔吞噬生命的模样。”

“他呢?目击了作案现场是怎么逃掉的?”

“他说,他被芈月手里的乌鸦碰到的那一瞬间就突然失去意识了,醒来的时候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除了饿,身上并没什么不适。”

“被放了?”

“不知道,只是从那时候起,他好像能使用一种特殊的能力了——像空间穿梭那样。”

“你义兄大概是个隐性魔道。”狄仁杰摸着下巴。

“隐性魔道?”阿轲明显没接触过这个词。

“就是生来就拥有超能力却一直没被开发出来的人。这些人往往要达到特定的条件才能让魔道觉醒。而荆轲的觉醒条件大概就是‘与魔道力量接触’。”

“所以当时他失去意识是觉醒的影响?”

“恐怕是,而且突然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八成也是由于初次觉醒时魔道力量的失控。”狄仁杰计算精密的眼眸微微眯起来,“好了,你继续。”

“之后他给我两个选项:追查到此为止,安心回家过日子,或者和他并肩作战,直到复仇成功。我选择了后者。

他教了我很多,虽然我还远远比不上有魔道加持的他,可也能达到不拖后腿的水平了。几年后,我们顺着线索找到了芈月的‘屠宰场’。”说到这里,阿轲脸上浮现出近乎厌恶的神色,眼尾的刀锋从芈月喉头狠狠刮过去,“数十个面无血色的尸体被堆叠在巨大的冰棺里,芈月就在棺沿坐着,嘴角都是血迹。

我们红着眼冲过去,那不是刺杀,是拼命。然后,我们落败了。我眼睁睁地看着芈月是怎么把义兄变成那冰棺里的一员的……”阿轲颤抖着,眼里尽是一片虚无,像在经历一个梦魇。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