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灵异纪实(真人真事)

文中的“我”,就是我

所有记录下了的东西都是真的

因为大家的探讨太多,所以可能有部分语言时间顺序不太对,不过不影响

竟南是教学楼名

几栋宿舍楼合在一起叫“站”

现在我们住的地方叫“c园”以前的是“r园”

一个园就是很多“站”的聚集地

小黄说的“亚瑟”是《黑塔利亚》里的角色,最近她比较迷他

感觉重点是:现实生活中女大学生是怎么应对灵异事件的

以上 开始

下午五点半左右,当我从快递点走向竞南准备上课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了小w,她说我们小寝祸不单行,早上坑堵了,下午灯又坏了。早上阿黄刚向阿姨报修通坑的事,要是下午再把灯也报修了显得我们寝室特事多,还是先缓缓,过两天再说。我表示同意,并且和她一起走了一段路之后,就各自上课去了。

  我的晚课是6.30上到8.30点,和宝宝,小Q一起。我先到的,就给他们占了位。

  下课后我先去拿了快递,回到寝室的时候,我感觉气氛有点不大对,每个人的表情里都有隐隐的恐慌,就问他们出了什么事。小黄说:“我回来的时候看到小寝门是虚掩着的,灯也亮着。我以为是小Q在睡觉——她以前就这么干过——就没在意,之后我也能偶尔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但看到灯亮着我就很困惑了,因为小w下午刚发的微博说我们寝的灯坏了。”

  她的声音突然变得急促起来:“最可怕的不是这个,而是我上了个厕所回来之后突然想起来,我刚刚就在竞南那边见过她。以前我们从来没有偶遇过,这次因为我意外把水杯忘在教室,回去拿才碰到她的。”

  小Q把话接过来:“对的,我记得特别清楚,一开始我认出小黄的时候,和我一起走的宝宝还说不是。”

  小黄继续解释:“后来我上楼的时候看到他们,还特地下来和他们打了个招呼。所以说我一直以为的‘小Q在寝室睡觉’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现在想起来都渗人,明明没有人,怎么还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不过这些声音也可能是我的心理作用,毕竟听得不是那么真切。”

  听到这儿我还有些懵,只把注意力放在了小黄描述的“不可能假设”上,并没能找到事件的关键点。

  小w坐在离阳台比较近的那个椅子上,一脸正经地说:“不止这样,你要知道,在小黄回来之前,小寝最后是我锁的门,中途没有人进来过,这门是怎么开的——灯就不谈了,它可能突然一下就跳过来好了”

  “可能是修东西的大叔?”

  “坑我们是确实报修过的,但坑在外面,只要打开大寝就行了,又不需要开小寝。”

  “那会不会有人知道灯坏了之后自己去报修了?”

  “我跟阿姨反映这事的时候,她也让我问问是不是室友有人报修了,现在大家都在这吧,有人报修了吗?”

  “没有。”寝室唯四的人都表示否认。

  “那还有谁能开这个门呢?”

   “会不会是你当时锁门的时候就没锁起来,只是带上了啊?”

  “不可能,我是推过它,确定它锁上才走的。”小w说。

  “那难道是你记错了?”

  “应该不会,阿y说她在小黄回来之前敲过我们小寝的门,那个时候门是锁着的。”

  后来,阿y从3室过来她说:“晚上我想去超市买东西吃,但是饭卡找不到了,就想找你们借。我敲了你们小寝的门,问有没有人,但是没有,我就走了。”

  “你确定那个时候门是关着的?不是带着的?”

  “确定啊。”

  “你当时是怎么敲的门啊?有推过嘛?”

  “我当时趴在上面敲的。”

  “那应该不会错了,就阿y那体重……”

  “而且她知道我们小寝的门经常带着,应该会先推着试试。”

  “那问题来了,这门怎么开的?”

  “小黄,你确定这门是原来就开着的,而不是你无意打开的嘛?”

  “确定啊,因为我一进门以为小Q在睡觉,就想着她为什么不关门不关灯就在睡觉,这个我印象特别深。”

  “这么说,你回到寝室的时候,门肯定是开着的。”

  “是的。”

  “那你到寝室的时候是几点?”

  “我那个时候发了条说说,差不多八点十几分的样子。”

  “那阿y是几点过来敲门的?”

  “八点左右吧,具体的我也记不太清了。”

  以此可以推断,在八点到八点十几的这段时间里,小寝的门因为某样无法解释因素打开了。

“假设有一个摄像头,它一直都是朝着门监控的,如果打开它,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么一连串的场景——首先是锁门的小w,在推门确认锁严后离开;其次是阿y,在趴着敲门没有得到响应后离开;接着,诡异的事发生了,闭紧的门在接下来十几分钟的某个时间点上,在不借外力的情况下突然打开,变成虚掩的样子,灯光从室内漏出来。最后,小黄回来,经过这不太对劲的门走进去。”

  “会不会寝室里面其实有人?”

  这话说得大家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小w说:“我就是怕阳台有人,才到现在都不敢开阳台,只把帘子拉了一下。这阳台门我到现在都没动过。我害怕呢。”

  阳台是锁着的,这点毋庸置疑,我说:“其实这个阳台挺不靠谱的,就算是锁着,用点巧劲也能把它掰开——它的锁扣太松了。”我亲自试了,安全系数的确不够高。

  室友们都很慌张,怕真有什么就躲在这个小寝,我知道他们不敢查验阳台,就一个人去看了看。阳台除了晾衣服的光明地带,还有三块很大的隐藏空间。它们外表看起来像柜子,事实上和外界相通,其中两个藏一个成年男人都绰绰有余。另外一个因为被空调外机占了一大半,空间才稍微少些。它们对外的那面没有水泥墙,只有像百叶窗那样的遮拦物,不过没有毁坏或者破损的痕迹。我把情况告诉他们,让他们放心。

  小w依然很紧张,一向情绪丰富的脸上死气沉沉,她说:“不管怎么样,我先打电话把情况和阿姨反应一下吧。”我们点点头,安静地听她打电话。她把一切都表述得很好,条理清楚,不紧不慢。我们一个个都不说话,也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像是达成某种共识,或者形成某种默契——这样的安静非常压抑,它把小w发出的每个音节都放大了无数倍,小w嘴里的一字一句的敲着人的心坎上,让人喘不过气。

  电话打完了,小w说:“阿姨的语气就和立案调查似的,搞得特别严谨,时间什么的都问得特别详细——我刚刚告诉她没人报修小寝的灯,还问她有没有人在那个时间段来一栋修过东西。阿姨说没有,而且那个时间大叔已经下班了,钥匙也在临走的时候交还给管理处。”

  “那还有谁可能有钥匙开小寝的门呢?——你们那个时间段都没回来过吧?”

  “没有没有。”

  “那会不会是上一届的人?”

  “搬出去的话是必须把钥匙交还给学校的,应该不存在私留的问题吧。”

  “万一他还配了一把呢?”

  “这倒是有可能,但上一届在这儿住的是男生啊,大晚上进女生宿舍会很显眼吧,阿姨还一直在楼下看着呢。”

  “而且十几分钟的时间太短了,不会这么巧吧。”

  “难道‘他’监视我们的作息了?”

  小黄说:“就算是这样也不会这么准吧。我正常回来的时间要比今天早的,今天我是因为找学妹拿了充电宝才回来得迟一点,这个时间差根本不好预料。还有阿y这种随机的敲门,太具有不定性了。”

  “嗯,也对。”

  “那会不会阿y敲门的时候,里面正有一个人把门抵着?”我有些恶作剧地说。

  “咿!你别说了,越说越觉得这个房间有人。”

  “不可能,我当时整个身体都压上去的,纹丝不动,肯定是门锁着,不是人抵的。”

  “那还有什么可能呢?”

  “那也许是楼上或者楼下的妹子走错楼层了?”

  “不排除这种可能,虽然一般来说钥匙不是通用的,但是在r园住的时候,就有我们寝的钥匙也能打开隔壁门都特例。也许是她们意外打开我们寝之后发现不对,就急急忙忙走了,还忘了关门。”

  “但是我们小寝门上贴着大字报,那么显眼,开门的时候,她们不会注意不到吧。”

  “这个不一定,我上次走到五楼,看到门上没贴着东西,也没在意就去开门了。”小w试着反驳。

  “原来没有,突然看到有会很警觉;原来有,后来没了,感觉冲击不会那么大。”我说。

  大家有些沉默,看起来对这个假设没那么有信心了。

  事实上“楼上下错开房门”差不多是唯一合理又不可怕的解释了,我提议去楼上下问问,他们连忙阻止,说还是给他们留个悬念吧,要是这最后一个可能性也被推翻,那他们就真的要惶惶不可终日了。

  “哦,对了,阿姨还说,如果我们实在觉得不安全,就把椅子垒在门边上,垒得不要太稳,这样要是有人进来,我们就能立刻醒过来。”

  “唉,其实这样又有什么用呢?要是夜班三更的椅子倒了,我肯定不敢掀开窗帘看一眼,甚至动都不敢动,只能光害怕。”

  “你还算好的,我可连窗帘都没有……”我苦笑。

  “我不太建议垒椅子,万一半夜只是因为不稳倒下来,岂不是太亏了?”

  “那就放把椅子在那儿吧——谁的椅子推拉声音大,就放那儿。”

  “你这么一说我忽然想起来另一种方式,就是把两个说‘欢迎光临’的娃娃放在门口,要是夜里谁进来,它们就会喊‘欢迎光临’。”

  “你可别!”小w赶快阻止,“那肯定会把我吓出心理阴影,以后再也不敢听‘欢迎光临’这四个字的。”

  小w很无辜地念叨着她怕,低着头,表情越来越苦,小黄问她是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她说是。小黄拍拍她的肩,安慰她说一回生二回熟,有经验就不怕了。

  阿y说:“我忽然想起在网上看到的一些细思极恐的经历,和我们这情况有点像,你们听不听啊。”

  “别讲,我不听!”

  大家纷纷对这种雪上加霜的行为表示拒绝。

  “网上的太远了,我以前就经历过,我和你们讲哦……”

  后来,小黄说起了她高中军训时的恐怖经历,所有人都凑过来好奇地听着,唯有小w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反应迟缓的样子。故事刚说完,小w就哭了,虽然我没有听到她呜咽的声音,也没看得清昏黄灯光下她隐蔽的泪痕,但是那张小脸皱得太厉害了,仿佛在承受什么巨大的痛苦似的,看着实在让人心酸。大家都围了上去,顺毛的顺毛,抚摸的抚摸,希望能给她一些力量和安慰。

  小w说:“从小到大,这是我第一次因为恐惧而不是悲伤哭。”(原话就是这么的书面语)

  大家又都安慰了几句。小黄说:“一般经历了这种事的话,几个人里面都会有一个最怕的,其实这也是件好事,因为在大家安慰她的时候也会给自己鼓励,这样本来比较害怕的人也会勇敢不少。要是一群人都不害怕的话,那么肯定会有一个先心理崩溃。”

  “那你们还得感谢我。”停住不哭的小w用还没完全平复下来的声音颤巍巍地说。

  小黄风风火火地走过去又揉了她两把,哄着:“感谢你!感谢你!”

  

  

 

  宿舍里没有人少东西,两个明晃晃放在桌上的电脑也没有被动过,我们猜测,即使是人为,那他也不是冲着钱来的。那这里还有什么是值得人惦记的呢?

  这里是大学女生宿舍,除了财,还有色。

  这时阿y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放轻了声音,有些大胆地猜测道:“你们说,会不会有人在这个宿舍里面装针孔摄像头啊?你们想啊:有一个男人,他坐在自己的电脑面前,打开一个神秘的图标,跳出来一段视频,视频里面有五个大学女生紧张兮兮、自作聪明地分析他故意弄出的‘事件’……”

  “有摄像头的话应该会被发现的吧……”我有些怀疑,不自觉地让视线在宿舍上下游走,去寻找那些可能存在的小东西。

  “有可能的,现在的针孔摄像头特别小,就算是装在你特别熟悉的地方也很难发现。”阿黄补充。

  虽然她这么说了,可我还是觉得这个设想不太切合实际,就没再去深究。

  “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可能呢?”

  “也许我们可以不从整体上看这件事,比如,这场意外是针对某个个人的……我瞎说的啊。”小Q猜测。

  小黄有些排斥这个想法,“本来大家都是一体的,突然拆开,这个有点……”

  “那大家有什么仇家嘛?”

  “前男友算吗?”小黄问。

  “他不像是能干出这种事的人……”

  “那没有了。”

  其他众人也都是同样的情况。的确,我们寝室都是一些很少参与社会活动的人,关系网简单,恋爱也不谈,从没卷入过什么是非,更别提仇家这一说了。

  “那为什么偏偏是我们呢?我们明明一点都不跳啊。”

  “或许,作案的人心理扭曲,只是随机选了一群普通人作为目标,通过看到别人受到惊吓,来满足自己变态的欲望?”

  “说到普通,我们也算不上最普通的啊;而且要下手的话找大一的不是更好吗?他们刚刚进校,还没完全适应下来,出了什么事也不能熟练地处理。”

  “他选我们有什么意义呢?我们在学校里名不见经传的,就算出事也造不成什么影响。他选也该选一个有影响力的,这样他报复社会的行为才更高效,更能引起别人注意。”

  “可能他单纯的只是个变态吧……”

  “这让我想到《楼下的房客》里面,外表普通,暗地里却把老鼠缝到女孩嘴巴里的女变态……说不定,那个人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女大学生呢……”

  “有可能。”

  这时,小黄忽然一个夸张的调侃眼神向小w飞过去。小w的情绪正被氛围酝酿得刚好,于是,这一颗缓和气氛的稻草反而成了压垮她心理防线的罪魁祸首,瞬间就把小w的眼泪逼出来了。

  大家赶快又去安慰,“不哭了,不哭了,想想你的gay率论,想想你的作业,脑子动起来就不会害怕了啊。”

  “再想一想有趣的事,不行就去看你那个十八线小明星的直播去。”

  “呜,怎么看得下去啊,那么害怕……”小w抽噎着说。

  “诶呦你别哭了,你搞得我好愧疚啊,感觉都是我把你弄哭的……来来来,亲你一下就不哭了啊。”说罢,小黄就往小w脸上亲了一口。之后小w才慢慢地也平复下来。

  

  突然,一阵细碎的碰撞声传来,小w吓得一震,紧紧抓着小Q问:“什么声音啊!什么声音啊!”

  “楼上的猪猪在跳啦,不要害怕。”

  小w拉着小Q在她腿上坐下,像是在寻找安全感。

  阿y踩着的瓷砖发出嗑哒嗑哒的声音,她说:“这地砖底下不会藏着什么人吧,你们听,底下都是空的。”

  “它都坏了老久啦!它是因为不平整,不贴合才这样的。一层水泥那么薄,哪藏得住人啊。”

  “你说这儿藏人,还不如说厕所藏人呢。那边天花板上有那么大一个洞,谁知道里面有什么。”

  “你不是说夜里里面飞出来一只大鸟把你吓到了吗?”

  “说到那个我现在都有阴影。”阿y边说边比划,“大概有这么大。”

  她两手间的距离大概有两个笔袋拼起来那么长。

  “这么大啊,不存在的吧,哪有这么大的鸟啊。”

  “带翅膀还是不带翅膀?”

  “带的带的。”

  “那差不多。”

  “可能是蝙蝠吧。”

   “啊——”一声惊呼把我们吸引了过去,是小w。刚刚坐在她腿上的小Q既惊恐又茫然地跳下来,问:“怎么了?怎么了?”

  小w先是认真地看了一眼阳台门,随后把脸埋到手掌里,气息微弱地说:“我刚才看到挂在椅背上的书包映在阳台的玻璃门上,以为有人在,吓死我了……”

  “你才吓死我了呢……”

  “在恐怖片里,最害怕的一般都是死得最惨的……”

  小黄话还没讲完,小w又哼哼着哭出来:“那我不是完了……”

  “我还没说完呢。”小黄赶紧补充,“还有可能是活到最后的那个啊。”

  “那不还是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死得最惨嘛……”小w伤心地揩着眼泪。

  众人哭笑不得地又去安慰。

  小Q说:“你别老往坏了想,你要往好了想。老往坏了想,事情就真的会和你想的一样糟;往好了想,事情才会朝好了发展,所以你要相信你会没事的。”

  “那这么说,我要是想着好事的话,就会实现咯?”

  “也不能这么说,这需要一个长期的心理暗示。如果你总是消极地想一件事,你就会自暴自弃,事情肯定会变得和你想的一样糟;但如果你把它往好了想,你就会很积极的应对它。”

  “能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

  “对,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那我一定要说服自己这一切都是亚瑟因为喜欢我,帮我把灯修好才发生的。”小黄神神叨叨地念着。

  

 

  在经历了这一通乱七八糟的分析之后,时间也不早了,我准备下楼打水洗脚,顺便问问是不是自管会来查过房。他们问我楼道黑黑的怕不怕,我表示无所谓,于是一个人去了。

  经过询问,我了解到自管会今天没有查房。阿姨给我看了听小w的描述写下的条子,让我再确认一遍,她说她会把情况向站长反映,让我们不要害怕,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我说我不怕,就是有个同寝室的姑娘怕得紧。阿姨于是写了两个电话号码——一个是她私人的,一个是站里的——交给我,让我们一有什么意外就立刻打电话,她听到电话马上就会赶上去。如果怕拨号麻烦就先打一次,之后再打就方便了。

  她还说,宿舍肯定是安全的,学校有守夜值班的人二十四小时巡逻,虽然是随机的,但也很有效。她在同学们都放假回家的时候也住在这里,整个宿舍就她一个人,她也不怕,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让我放宽心。

  我和她说了楼上下的同学开错门的猜想。她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因为每间寝室的钥匙都是独一无二的为此,她特地把钥匙的齿痕对比着给我看。我有些困惑,并告诉她以前在r园遇到过自家钥匙可以开别家门锁的事。阿姨觉得不可思议,就让我去上下楼问问。我说还是不要了,怕室友们失望。阿姨表示理解,并再次宽慰我说一定是什么巧合,千万不要害怕。我觉得特别暖心,特别感谢宿舍有这样一个贴心的阿姨。

  回到寝室的时候,我告诉她们自管会没来查房,并且把写着电话的纸条给他们存了。她们又开始揣测这件事的真相,而且向着玄学一去不复返。

  “我觉得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我以前从没偶遇过小Q,这次怎么就遇到了呢?以前我从没在意过门是不是我自己开的,这次却因为各种原因记得很清楚。还有阿y好像是为了验证门是关的,特地来敲门找人的。这一切根本就不是人能控制的,硬要说的话,只有天命了。”

  “也许我们是被选中的人吧。”

  “然后今天我们梦里就会出现一个精灵问我们要不要成为魔法少女。”

  “然后我们就踏上拯救世界的道路。”

  “魔法少女什么的,年龄是不是有点过了。”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小w你要知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必先苦其心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行拂乱其所为,所以恸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要是我还没经受完考验就出事了呢?”

  “那你就没法成为魔法少女了。”

  “那不还是没用嘛。”

  “呃……”

  “我们又不是主角,能怎么办呢?”

  “万一是田螺小哥哥呢?宿舍的灯还被修好了呢。”

  “为什么不是田螺姑娘?”

  “你想啊,这里是女生宿舍,田螺姑娘肯定是给男生宿舍送福利啊。”

  “你讲得好有道理。”

  “可别是鬼吧。”

  “要不要买点驱灵用的东西?”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有用啊,都是骗人的好吧。”

  “鬼是没有办法接触人的,他们伤不了人的。”

  “退一步说,如果能,那么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人也能伤害鬼,到时候正面杠不就行了吗?”

   “你们看过《神奇动物在哪里》吗?”

  “那是什么?恐怖吗?”

  “不恐怖,不恐怖,就是一个手提箱里有一个世界,说不定我们宿舍就有这样一个地方。”

  “而且,那个里面的动物都特别可爱。”

  隔壁妹子为了问作业来到我们宿舍,小黄见了作势要锁门,她说:“既然来了,就别回去了。”

  “什么情况?”妹子有点懵,于是我们好心给她讲了一遍事情的经过。

  妹子沉思片刻,说:“要不在每个柜子的角落里都放点盐?”

  “大概,没啥用吧……”

  “要是有人的话,怎么就来你们宿舍,不来我们宿舍呢,阿y门都不关的。”妹子说。

  “你怎么确定他没去过?”

  “我开始方了。”

  “对了,你们会不会门没锁好啊?”

  “不存在的。我们门锁的确很松,容易带起来之后没有锁到位。但是几件事已经证明它是锁好了的。而一旦锁好,从锁好的状态弹开来,是不可能的。”

  “……”

  

 

  问过作业之后,妹子回了自己宿舍,徒留我们小寝的四个处在恐惧的情绪里。

  “要不我们去如家住吧,四人个两百多。”

  “我不去。”考虑到各种现实因素,我严辞拒绝。

  大家对望几眼,也都作了罢。

  终于到了不得不洗澡的时间,受到惊吓的姑娘们不敢一个人去洗,便双双搭着伙进了浴室。

  闲聊的时候我问小黄:“你们这么害怕是因为怕死么?”

  “当然怕啊。”

  “为什么?”

  “因为我感觉自己活得太随便了,都没有好好认真生活过,就这么死了,太不值了。你不怕?”

  “不怕,这么有意思的事,死了也值啊。”

  “那你很厉害,我见过的女生基本上都怕死的。”

  “那男生呢?”

  “他们就算害怕也不肯说出来的吧。”

  “毕竟有男性的尊严在那儿。”

  “其实人哪有不死的呢?按量子论的说法,人死了,不过是去完成另一段未知的人生,也没什么。”

  “也是。”

  

 

  上床之前,大家还是惴惴不安的。小w提议:“要不,我们今天开着灯睡吧。”

  “我无所谓。”

  “小黄,开着灯你睡得着吗?”

  “大概,不能。”

  “那带个眼罩?”

  “会不习惯的吧,还是容易睡不着。”

  “那还是算了。”

  “谁椅子声音比较大?”

  “用我的吧。”小w说,“那阳台门怎么办?”

  “那是推拉门,椅子好像没什么用。”

  小w灵光一闪,把两个不用的床上桌叠好,斜压在阳台门的两块玻璃上,这样只要门被拉开,桌板会立刻倒下来。为了防止它们夜里因为重力滑下来,小w特地在桌板底下抵了两个板凳。姑且也算做到了万无一失。 这一夜很压抑,大家都是凌晨才睡着的。

  后来,这个事件就一直悬着,没追究下去,至今我们仍不知道这不合逻辑的事是什么造成的……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