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起漾》 第二十七章 复仇和告白

(芈月被关进审讯室的次日……)

 

 

  交错的世界线构成纷繁复杂的宇宙,每个人都被编织到同一张网;而人却是常常是混沌的,他们即使沦陷至深,却仍难以体悟已然被整个“世界”束缚住这个道理。

  阿轲一直以为她的生命里只有一条线,那就是复仇。她曾经以最卑弱的姿态匍匐在她所憎恨之人的脚下,看着他们毁灭自己至亲的残酷模样。在她被嘲笑着弱小并丢出仇家地盘的时候,她瑟缩着,战栗着,像一只随时可能被碾碎的蝼蚁,除了活下去,再也没有别的念头。后来,她明白了什么叫尊严,明白了该以怎样的态度“报答”摧毁她至爱的人,就这样,她上走了一条单纯又可悲的路。

  阿轲现在内心很平静,她的一把刀刃就横在那个毁掉她一切的罪人面前,只要再稍稍添一点力,它就会嵌到那人脆弱的脖子里。

  “芈月,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么?”阿轲冰冷地开口。

  “我认得你,可你应该已经死了,就在昨天晚上……”芈月并不慌张,她表现出对颈边的威胁毫不在意的样子,从容不迫地继续说,“不过魔道能力无奇不有,死而复生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对吧?”

  “……”阿轲忽然发现自己接不上芈月的话题,魔道?那是什么?她不是重伤被救到这里来的嘛?怎么就死而复生了?

  按捺下心中的疑问,阿轲准备先解决复仇的问题,至于其他的,日后自有时间慢慢了解。

  “你该先回答我的问题。”阿轲再一次的质问显得有些僵硬。

  “呵,看来你还什么都不知道,真是可怜……”

  “我再说一遍……”

  “好了好了,现在的小姑娘真沉不住气。”芈月打断阿轲再三的强调,“你是当年被我故意放走的那个小鬼吧,怎么样?作为孤儿的生涯?”

  阿轲能感到内心的怒火不可抑制地窜出喉咙,把所有象征着冷静的情绪通通烧为灰烬。锋利的短刀在阿轲颤抖的指缝间嘶吼,拉扯着这副为仇恨吞噬的身体拼命地朝芈月扑过去。

  芈月自然无法反抗——作为一个已经被荣耀塔俘获的嫌疑犯,她唯一能做的不过是坦然地面对自己的死亡罢了。

  预想中刺破喉管的灼伤感并没有来临,芈月转动目光,发现阿轲被一个打扮独特的男人抱住了。

  “高渐离!你放开!”她挣扎着,反抗着,却又小心地不让危险的利刃靠近这个乱来的男人,“你不懂,我必须杀了她,就算死也要杀了她!”

  “不行!绝对不行!阿轲你要冷静!”高渐离为了拦住她,几乎是用他毕生的力气,此时,他在内心有些崩溃地诽谤着: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这么有劲儿!

  挣脱无果之下,阿轲飞起一刀打算把原本已经钉在芈月喉头的利刃敲进去,却不料和高渐离推搡下的一个踉跄,断送了自己的准头。

  阿轲顿时怒不可遏,掐着高渐离的手腕威胁道:“你要是再不放,我就动手了!”

  高渐离不但分毫不让,还直直地对上阿轲因愤怒而尤其灼人的双眼,豁出去似的喊道:“阿轲,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阿轲瞬间当机,连掰开禁锢的双手都忘了使劲儿,松松垮垮的搭在高渐离手臂上。

  然而,分析完状况之后,她又猛地挣扎起来,并且语气恶劣:

 “你这个混蛋!白痴!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了吗?那些骗人的把戏留给你的女粉丝去吧!”

  “阿轲,你信我!我是真心的!”在心爱的人面前拙于言辞的高渐离不知该如何申辩,只能反反复复重复这一句话。

  突然,两人身后传来调侃的声音:“哟!没想到,我来得这么不是时候啊。”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