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起漾》 第二十六章 你需要的是反思不是责备

“既然光凭推理找不出答案,就去问本人吧。”诸葛亮提议。
狄仁杰双手交叉,撑着下巴,虽然有些别扭,却也象征性地点了点头,表示赞成。接着,理所当然的,这件事便被武则天交与狄仁杰处理。
大乔看了看时间,提醒众人已经凌晨五点了,还是早些休息的好。众人半阖着困倦的双眼纷纷赞同,心照不宣地散了会。
狄仁杰现在的精神状态很矛盾,一边在周公的召唤下困得不行,一边又因为案件的扑朔迷离而兴奋不已。他揉揉发涨的太阳穴,准备给今天的工作一个最后的收尾。
狄仁杰抱着成沓的资料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却意外地发现那里隐隐有光透出来的痕迹,他迟疑了一会儿,很快猜出是谁在里面。
“元芳……”他唤道。
“狄大人,对不起!”
狄仁杰刚进门,就看见因九十度鞠躬而匍匐于眼前的毛绒耳朵。他觉得有趣,忍不住笑出声来。
“怎么了元芳,我什么都没说呢,你急着道什么歉?”
李元芳自知自己办事不利,再加上受了上司这一声笑,更觉得理亏,恨不得对自己咬牙切齿:
“这次抓捕行动我太没用了,还没结束就不得不被大乔姐送回来,啊啊啊啊!真的太没用了,狄大人你罚我吧!”
狄仁杰望着这个好强又充满自尊心的小个子,知道劝慰和安抚并不能使他平静下来,于是顺其心意地板起面孔,用向人说教的语气严厉道:“罚你有用吗?罚了你你就能变强了?天真!”
李元芳听了这话,那一腔激愤像是撞到了名为“羞耻”的南墙上,瞬间被击得粉碎:“是啊,打打骂骂有用吗?我这样要求不过是求个心安理得。下次上了战场,我还是那个弱不禁风的菜鸟射手,净给别人拖后腿,还会牵连上狄大人,说起来真是自私得过分……”
狄仁杰见元芳的头无力地垂下去,怀疑自己是把话说重了,不由地有些自责,但他也知道,若是这个时候出声安慰,不过相当于给斥骂添了一张没有营养的糖衣,对元芳没有任何帮助。
“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想变得更强……”元芳喃喃,声音因为微弱而显得底气不足。
“然后呢?”
“训练……吧。”元芳依然怯怯的,不确信这是不是能让狄仁杰满意的答案。
狄仁杰叹了口气,从容不迫地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又给元芳添了一杯,然后指着身边那张椅子,示意他坐下。
“说说你是怎么被虐的吧。”狄仁杰突然调转话题,让刚刚落座的元芳摸不着头脑。
元芳略思索了片刻,说:“嗯……在白起回收镰刀的时候,我、诸葛亮前辈和白起正好在一条线上。前辈突然位移之前,镰刀一直处在我的视野盲点,等到前辈闪开,一切都太迟了。”
“所以你就被抓了?”
“嗯。”
“你觉得重来一次还会是同样的结果么?”
“大概,是的。”元芳面对着这令人颓丧的结论,虽不甘心,却也不打算为自己辩驳。
“你了解‘大局观’这个概念么?”狄仁杰声线平和,并未透露责备的意思。
“有点……”元芳说。
“那你觉得,除了镰刀本身以外还有什么可以用来预判敌人对自己的攻击意图?”
“……”元芳的思路有点滞塞,一时想不出什么答案。
狄仁杰抿了一口茶,循循善诱道:“队友的反应和敌人的注意力。”
他看元芳还是有些云里雾里,便贴心地继续解释:“诸葛亮的反应虽然也是一瞬间的事,但是如果你时刻留心身边战局,并察觉了他特别的动作的话,你将提前感知到危险。为了以防万一,你应该立刻释放刃遁,刃遁期间无法选中,不管什么,你都能逃过一劫。懂?”
“嗯!”元芳得了一席指点,如梦初醒,急着想听第二点。
狄仁杰不慌不忙地说:“对于敌人的注意力,这一点比较抽象。在对敌的时候——特别是敌寡我众的时候——千万要留意敌人的关注重点,他们的技能可能不是朝你放的,可不见得他最终的打击目标不是你……”
“懂了懂了!”狄仁杰还没说完,元芳就已经兴奋地叫起来。
“现在如果重来一次,有自信打破僵局了么?”狄仁杰轻松地靠到椅子背上,没有因为说话被打断而表现出任何不悦,反倒有种奇妙的成就感。
“不说十分,少说也有六七分啦!别小看混血魔种的洞察力啊!”元芳毛茸茸的耳朵自豪地抖动着。
“果然还是小孩子啊……”狄仁杰想。
“理论和投入实践还是有差别的,你别高兴得太早了。长期的训练才能练就时刻侦查的本能,明天开始每天加训一小时!”
“好嘞!”元芳脸上立马浮现出一个爽朗的笑容。
“哦,对了,明天交份反思报告过来,一千字以上。”狄仁杰状似随意地开口。
听了这话,元芳刚刚还活力四射的耳朵立马耷拉下来:“就不能短一点吗……”
“没门儿。”狄仁杰回以慈爱的微笑。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