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聊斋故事分享

上课时老师给讲的故事,情节没啥大问题,细节嘛……不要在意啦

辣鸡叙事   

食用愉快

 

王御史家有一个智障儿子王元应,成年之后,其父母屡屡找媒婆为其求亲,然而因为儿子的生理缺陷,媒婆每次带来的消息都不容乐观,父母十分心焦。后来有一个婆子主动给王元应说媒,对方家出乎意料地同意了,于是婆子把女方带了过来。王御史夫妇本来不抱太大希望,以为是个不齐整的姑娘,一见才发现这个名叫小翠的姑娘长得美若天仙,楚楚动人,心下惊喜交加,觉得是自己的福气。

婆子说先让姑娘在御史家住着,自己去和姑娘的家人再商量商量定亲的事宜,之后便离开了。王御史夫妇觉得这样的姑娘打着灯笼都难找,生怕姑娘的父母悔婚,不久再让婆子把她带回去。于是他们便急吼吼地把婚礼办了,让生米煮成熟饭,这样任谁反悔都来不及。然而,他们的担心并未成真,成亲后好一段时间御史夫妇都没听到婆子的消息,于是他们放下心来,并为得了这么个好媳妇沾沾自喜。

御史夫妇以为小翠的家人是不知道王元应痴傻才把人送回来,害怕小翠发觉自己的丈夫是个傻子之后会因为不满而闹事。出人意料的是,小翠不但没有对王元应表示轻蔑,还无微不至地照顾他,想着法子陪他玩,逗他开心。小翠用布给王元应做了个足球,两人常在院子玩耍,王元应因为总要去捡球而跑来跑去,运动量大了许多。过度的消耗让他觉出饿来,不到饭点就吵着要吃饭,自此以后,困扰御史夫妇许久的儿子的厌食症就在不知不觉中被治好了。因为经常运动的缘故,王元应原本羸弱的身体得到了有效的锻炼,体质也跟着好起来,四肢变得强壮有力,王御史一家上下无不啧啧赞叹,都说王元应娶了个福星。

都说一个人好久了,旁人就会觉得理所当然,御史夫妇也是如此。小翠刚进家门的时候,他们觉得她哪儿哪儿都好,巴结她都来不及,生怕她不高兴了跑回娘家。日子久了之后,婆婆端出了婆婆的架子,公公也拿出了公公的威严,时常对小翠吹毛求疵,批评指责,让小翠的日子难过了不少。

有一次,小翠和王元应在院子里玩球,恰逢王御史进来,小翠一个没注意,飞起一脚把球踢到了王御史脸上。小翠知道自己闯了祸,吓得赶紧躲到墙后面。王御史怒不可遏,却知道直接教训小翠不好,便把王元应叫到面前,发了一大通火,把不通事的呆儿子骂得涕泪横流,哭泣不止。小翠见了赶紧过来拿帕子给他擦,毫不嫌弃地把鼻涕和眼泪混在一起的大花脸清理干净。她一边擦还一边拿着吃的逗他,让孩子气的王元应破涕为笑。王御史见儿媳妇这么贴心,也不忍心再过分苛责什么,便不再追究这件事。

小翠在王家的表现一直都算不错,唯有一点让御史夫人很不满意,那就是肚子总没个动静。对此她很怀疑,直到有一天,御史夫人看到王元应的卧室有两张床,这才恍然大悟,心想:“床都是分开的,这哪能怀上啊。”,于是急忙让下人给搬走一张。第二天,还没等小夫妻俩起床,御史夫人就迫不及待的去查看房内的情况,问他们睡得怎么样。王元应不满地抱怨道:“也不知道谁把我的床搬走了,让我只能和小翠睡一张床,挤都挤死了,一晚上没睡好。”小翠则更加不开心了:“你还说呢,你的腿在我肚子上压了一晚上,让我整夜没合眼!”御史夫人看这架势,觉得这活脱脱就是俩小孩儿,根本不通男女之事。自家儿子心智跟不上,这小翠也好不到哪儿去,这让御史夫人一度感到抱孙无望。

话说,这王御史有个政敌,那就是住在隔壁的王中丞。王中丞向来看王御史不顺眼,总想抓住他的把柄,参他个一两本。可惜王御史为人谨慎,很难抓到把柄。不死心的王中丞就常常来御史家串门,估摸着总能有些收获。这不,这天王中丞刚进御史家门,就看见小翠正和王元应玩着皇帝游戏。王元应穿着黄色的“龙袍”,戴着尊贵的“皇冕”,坐在上位,一副睥睨天下,不可一世的模样,小翠则扮作大臣的样子在下方跪拜,高呼万岁。王中丞暗中窃喜,心说终于让他逮着机会了,回头就向皇帝参了一本,告王御史儿子儿媳谋反之罪。皇帝听说了不得了,赶紧召集锦衣卫调查这件事。锦衣卫问到小翠头上的时候,小翠就照实一五一十地说了,还把“龙袍帝冕”拿给他们看。锦衣卫一看乐了,原来这个“龙袍”不过是玉米皮连缀的披件,“皇冕”呢,不过是玉米须做成的玩具。这哪里是谋反,顶多算作孩子玩的过家家。得知了真相,锦衣卫立刻将这个哭笑不得的消息上报给皇上。皇上听了,龙颜大怒,觉得受到了王中丞的戏耍,以欺君罪将其流放边关。就这样,小翠似乎在无意之中帮王御史搬扳倒一个政敌。

古人室内的保暖措施差,洗澡时用的往往不是盆而是瓮。因为大瓮口小肚大,热量流失得慢。一次小翠在洗澡,王元应见了也吵着要洗,小翠说瓮口太小,同时容不下两个人,又说自己洗过了就给他洗,王元应犟了片刻后,终究是不情不愿地答应了。到王元应洗的时候,小翠猛地把他的头摁到瓮里,任他怎么挣扎都不松手。下人们一下慌了神,有人赶紧抱住少夫人的腰,把她拉开。又有人火急火燎地去通知御史夫人,告诉她少夫人要谋杀亲夫。御史夫人一听,惊道:“这还得了!”,就赶忙跑去救她的儿子。夫人进了房间之后,王元应已经被众人抬到了床上。御史夫人看见小翠此时正用好几床被子把她儿子闷在下面呢。夫人吓得面无人色,赶紧把被子掀开。只是此时,王元应的身子已经发凉了。御史夫人大恸,痛骂小翠是个丧尽天良的恶毒女人,与她拉扯,又在地上撒泼打滚,要她还王元应命来,弄得自己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就在这时,床上传来一声微弱的呻吟,本该死去的王元应居然清醒过来。众人问他话,他竟也回答的通畅自如,全无之前的呆滞之气,显然,这一死一生治好了王元应的痴呆症。御史夫人大喜过望,便不再责备儿媳的不好。而王元应恢复正常之后,与小翠夫妻恩爱,更胜往常。

最近,王御史想攀上一个京城的大官,希望他能提拔自己,让自己的地位更上一层楼。恰好,他手头得了个宝贝,于是打算登门的时候给人家送去。那宝贝是个晶莹剔透的玉瓶,价值连城。小翠见它典雅可爱,便从公公那儿借来把玩,谁料手头一滑,把玉瓶给打碎了。宝瓶这一碎,王家人立刻翻了脸,他们踢打小翠,辱骂小翠,抓住她的头发就往墙上撞,直到将小翠折磨得忍无可忍。小翠痛心疾首地说:“没想到我这么多年来为王家尽心尽力就换来这样的结果。自我嫁过来之后,我没有嫌弃丈夫的痴呆,还为家里解决了诸多问题,甚至还治好了不可能治好的病。而你们又是怎么对我的呢,往往气不过就非打即骂,如今就因为我打碎一个瓶子,你们就要这样虐待我。这王家我已经待不下去了,我走,而且永远不会再回来了!”说罢,小翠就真的离开王家,再没回来过。小翠离开没多久,王御史想攀附的那个京城大官就倒了台,这时王御史才意识到小翠犯下的过错其实都是她的良苦用心,可是如今人已不在,任他再怎么后悔,一切都来不及了。

小翠走后,御史夫妇劝王元应再娶一房,可是王元应一片痴心,偏要等小翠回来。父母说她已经不会回来了,王元应却仍不死心,甚至四处打听小翠的消息。功夫不负有心人,王元应终于找到了小翠,两人都是难忘旧情的痴心人,相见之后悲喜交集。王元应劝小翠跟他回去,而小翠则以自己没有生育能力为由,不肯回去,还劝他另娶一室,继承香火。王元应哪里舍得,就一直跟在小翠后面苦口婆心地劝。谁知小翠就在这样的日子里迅速衰老下去,第一天还是年轻少妇,第二天就已步入中年,第三天则完全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妪。王元应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又无能为力。第四天,小翠死了。她在生前托人给王元应带去一封信,王元应收到信后,发现是一封遗书,上面细致地写着让他向某家某户的某位小姐提亲。王元应本身是不愿这么做的,可念在这是妻子最后的遗愿,终究还是这么做了。洞房花烛的晚上,王元应揭开新娘盖头的那一刻才发现,新娘,竟长得和小翠一模一样……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