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百里日常 (《起漾》后期碎片)

温馨日常塘渣向     放荡不羁的ooc

一发完结

然而或许有后续?

十月国庆,百里玄策终于可以从学习的阴影里解脱出来,并且大中午就光明正大的开始他的游戏直播事业。要知道,自从搬过来和百里守约一起住之后,他就以被动的形式强制性地和“学习”相亲相爱。玄策不明白,他一个靠武力就能打爆八条街的人,为什么一定要捋顺那些一元二元的方程,并为此肝到吐血。明明光做打手就很赚钱啊?何必为难自己去拿下一个学位呢?

而今天——十月一号,他百里玄策终于咸鱼大翻身了。

窗外的小雨淅淅沥沥地下,让闷热已久的天气等来了一次喘息。打开自开学以来就没碰过的直播设备,玄策坐在如同王座一般的自动椅上,点开封印许久的游戏。他戴上耳机,熟练地调了调摄像机的角度,鼠标点击咔哒一声,一瞬间,世界颠倒了次元。

玄策玩的游戏叫做王者荣耀,由于年轻人不一般的闯劲和现实世界的职业天赋,玄策将游戏角色嚣狂之镰一直打入国服前三,接受着来自各地的迷弟迷妹以及哥哥姐姐的膜拜和宠爱。除了高水平的操作,其直播时放荡不羁,率直奔放的性格也是他吸粉的重要原因。这不,刚进直播间,满屏五彩缤纷的弹幕就已经扑面而来了。

“小狼终于回归啦,给小狼疯狂打call!”

“失踪人口回归,撒花撒花~”

顺带一提,玄策直播时从来不遮他那双招摇的狼耳朵,且美其名曰:这是可以随心情变化而变化的国外黑科技装备,且死都不透露店铺地址。围观群众大呼不满的同时,却也对此十分可耻地萌上了,特别是打到关键处啊,大家都不知道是看游戏页面好,还是看那双毛茸茸的狼耳朵好。啊!生活就是美好到如此的难以抉择。

  玄策照旧选了嚣狂之镰,点击确定,等待开局。忽然耳机外传来隐约的呼唤声,玄策一边调小游戏音量,一边大声回问:“哥,你说什么?”

  “我问你吃不吃柚子。”守约刚从外面回来,带了一只新鲜的柚子,正考虑要不要切。

“吃吃吃。”玄策秒答。

“那你过来切。”守约知道弟弟这是在打游戏,故意激他一下。

“啊~那不吃了。”玄策遗憾地感叹一声。

“干什么呢,这么忙?”守约说着便跨进玄策的房门。

“直播呢!”玄策脸上明显带着些小骄傲:“哥,你来围观呗。”

“王者荣耀?”守约瞥了一眼电脑屏幕猜测道。

“诶?哥,你也玩儿啊?”玄策惊诧地回头。

“没有,偶尔听木兰姐提起过。”守约微笑,“嗯?你开摄像头了?我在会不会影响你直播?”

“不会不会!你看,他们看到你了,好奇你长啥样呢!”玄策兴奋地把屏幕上的弹幕指给守约看。

只见一排排花里胡哨的弹幕一个比一个抢眼地嚷嚷着。

“哇!抓住一只哥哥。”

“哥哥声音听起来好温柔。”

“小狼把哥哥也牵出来遛遛呗~”

“国欠哥!国欠哥!”

“求正脸!”

“求正脸+1”

“求正脸+2”

“求正脸+10086”

“那我是不是该打个招呼?”守约转向玄策征求意见.。

只见玄策眉眼间荡漾着抑制不住的笑意,两只毛茸茸的耳朵情难自禁般一抖一抖的,一副骄傲到十个守约也拉不回来的表情。

玄策对守约“嘻嘻”一笑,一脸灿烂地对着镜头道:“想得美~哥哥是我的,才不给你们看,我有哥哥你没有,气不气?”说完还冲守约龇个小虎牙。

守约呢?也只能对他露出一个无奈又宠溺的表情。

玄策是满意了,弹幕却瞬时哀鸿遍野,痛斥玄策没有粉丝爱,连看都不给看。他们望着守约引人遐思的胸部及以下可以描写的部分,自我满足式地将哥哥的形象脑补完整。

游戏开始,玄策便将弹幕透明度调到最低,摩拳擦掌准备大杀四方。守约则乘势悄无声息地走出去,任劳任怨地给自家弟弟剥柚子去了。

柚子皮刚削没一半,玄策房间里突然传出了声嘶力竭的嚎叫:“哥哥哥哥哥!!!”一连五个哥叫得守约立马慌了神,以为是玄策出了什么意外,连手上的刀都没顾得上丢,飞也似的冲到玄策房间,开口就问:“怎么了!怎么了!玄策哪儿伤到了!”

玄策本来是瘫倒在椅子上的,现在一转头看到哥哥一脸焦急地冲进来,手上还拿着水果刀,一时反应不过来,迷茫问道:“怎么了哥……”一面心里想:我就声音大了点,没干什么呀,哥哥怎么就动上刀了?一面委屈巴巴地甩着尾巴。

守约见弟弟还是完好无损的样子,先松了口气,然后比玄策更加诧异地问:“不是你叫了我好多声吗?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就过来看看。”

半透明的弹幕倒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添油加醋道:“出事啦,出大事啦,你弟弟刚刚被两个壮汉在草丛群殴致死啦!”

原来,玄策一开局就拉着队友悄咪咪地到对面反野。他让队友引走一个射手之后以为暂时没什么危险,反完红就往回走,没想到草丛里突然窜出暗影刀锋和传说之刃,打得他跪下叫哥,最后依然没能避免惨死草丛的命运。

这五声哥没能挽救嚣狂之镰的命运,倒把他三次元的亲哥招来了,怎么说呢?又羞耻又感动?嘛……总之很酸爽就对了。最后玄策不得不厚着脸皮给守约解释一通,并且在心中对天发誓,以后就算喊爸爸也绝不喊哥哥。

好脾气的守约没有生气,只是温柔地提醒他下次打游戏的时候不要发出那么招人误会的声音,免得再闹出笑话来。玄策吐了吐舌头,小脸囧得微微发红,耳朵也羞耻得抿起来,小声嘀咕:“知道了……”

屏幕那边的观众一开始被手持水果刀的兄长大人吓到瑟瑟发抖,现在则是被玄策难得的羞羞萌了一脸血。(粉丝内心:看直播果然对心脏不好啊)连眼前的守约都觉得玄策这个表情简直萌到心都化了,虽然有心护个犊子,可想想又觉得这样好像太自私了,又不是小孩子,不能那么幼稚。于是只能怀着七分的失望和三分的遗憾默默走开,回厨房继续剥他的柚子。 

守约熟练地在柚子皮上割出裂缝,一刀一刀,既能保证果肉能轻松地从厚瓤上剥离开来,又不会破坏瓣膜以保持果肉的完整性。他取了半颗放在盘上,另一半则裹上保鲜膜搁到冰箱里。守约端着盘子进了玄策房间,正巧看到这小疯子正张牙舞爪地喊着进攻,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看得他不由在心里感叹,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

四杀之后,玄策操控着丝血的嚣狂之镰回泉水,兴奋地在原地打转。他一转头看见坐在旁边的哥哥,立马露出一个标准的求表扬表情。守约顿时哭笑不得,却又心领神会,然后玄·心机·策便如愿以偿地收获了来自哥哥的虎摸一枚。

游戏还在继续,血条回满的嚣狂之镰立即以团队核心的姿态,再次带领队友投入新一轮的战斗中。守约乘着玄策还没遇到敌人,把剥好的一瓣柚子放到弟弟手边,问道:“柚子剥好了,现在吃吗?”

吃货玄策眼睛刷的一亮,连忙道:“吃啊吃啊,哥,我就知道你疼我,爱死你了!”

守约听着面上不动声色,心里的小人却已经原地旋转三百六十度外加一个后空翻了。

“可是我现在没有手诶……”还没等玄策把下一句“那我等复活的时候再吃吧”说出口,守约拿着柚子的手就伸到了玄策嘴边。玄策“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心道:“厉害了我的停顿,简直计划通啊!”然后心满意足地叼着由哥哥亲手投喂的水果尽情享用起来。

说起来,这是玄策重逢以来,第一次被这样投喂,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于是他本该集中在电脑屏幕的目光时不时向伸来的那只手偷瞄着。守约的手很漂亮,洁白修长,骨节分明,就像他的人一样,给人一种沉静又惬意的感觉。而现在,那只手拿着莹润的果肉,频频地从玄策嘴边路过,这不禁让他食欲大增。玄策舔了舔嘴唇,想象着那双手尝起来会是什么味道,会像柚子一样甘甜吗?还是在它之上的美味呢?某种渴望在玄策心中开枝散叶,并逐渐往更加不可挽回的方向蜿蜒而去……

在守约眼里,玄策不一会儿就偷瞄自己手的小动作让他觉得可爱无比,简直把他心里的小人人折腾得死去活来。守约只要看到弟弟嘴里塞满了自己亲手投喂的事物,鼓着腮帮子,像个小仓鼠似的吃得津津有味,他心里就特别满足。所以说百里守约的人生乐事有三:做饭、打扫、照顾弟弟。而最后一个,恰恰也是最重要的一个。

守约怎么出神都没关系,玄策嘛……嗯,正面临着一点小小的问题,比如说:防御塔被打爆了那么几座。同时,五对五的团战中,嚣狂之镰一个走位不慎,招致了团灭。死亡后黯淡的灰屏刺激着玄策的好胜心,他收起心思准备认认真真地重新来过,守约察觉到玄策的变化,忽然有些失落,不自觉地在内心叹息道:“果然还是游戏比较重要啊,要是玄策再长大一点会不会就不再关心我了呢?孩子大了必然会离开的,早就知道了不是么……”守约一向温润的眸子里冥冥中透出落寞的颜色。

游戏里,气氛剑拔弩张,碰撞的技能特效将画面炸得缤纷夺目。玄策盯着屏幕的双眼一眨也不眨,他机械地张嘴叼过递来的果肉,然后惯例般地咀嚼着嘴里的食物。有时他情不自禁想张嘴吐槽,声音还没来得及从口中溢出,就被甘甜的果粒挡住了,于是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欲言又止。现在,一波主宰已经带到,正是一举拿下水晶的好机会,玄策屏息敛气,操控着飞镰在灵活的躲避中频频攻击着半血的水晶。最后一击,玄策是顶塔射的,是成是败,在此一搏。放手一搏的玄策心里一紧张就把情绪传导到了行动上,和刚才一样,他试着用嘴叼回哥哥手上的果肉,然后在A最后一下的时候狠狠地咬了下去。伴着胜利的音效同时出现的是吃痛的抽气声,玄策此时才发现,自己咬的不是果肉,而是他渴望已久的人肉。腥甜的铁锈味从舌尖绽开,玄策只觉得一份刚刚种下的陌生情愫不可抑制地疯长起来,而那培养它的养分正来自于哥哥的鲜血。“想要更多……”玄策心底有个声音在叫嚣,几乎要把理智也吞没。

还好,守约及时阻止了他,虽然是被动的。玄策看到被刺痛逼出生理眼泪的哥哥立刻慌张起来,“刷”的一声站起来,把被自己咬伤的那只手捧在手心,学着以前自己受伤时守约的做法,小口小口地往伤口上吹气。守约猝不及防被弟弟咬了一口的守约,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不是把手抽回来,而是“玄策牙口真不错”。“弟控”如果是种病,守约大概已经是晚期了,不但没救,而且还是放弃治疗的那种。守约看着这样的弟弟,一份满足感甜丝丝地从头发丝一直淋到脚后跟。

守约食指上被虎牙咬出的两个伤口依然在孜孜不倦地朝外冒着血珠,玄策眼巴巴地望着,渴望能把它含在嘴里,却因为害怕遭到哥哥的嫌弃而不敢轻举妄动。他站起来四处乱跑,没头苍蝇似的在房间翻箱倒柜。守约见弟弟这要拆家的架势,苦笑着阻止道:“玄策,你要找什么,直播还开着呢,我帮你找。”

“直播哪有哥哥重要!我记得学校发过一个家用药箱,里面有药水和创可贴,被我放哪儿了?”玄策急得团团转,身后的蓬松的尾巴也焦躁地甩来甩去。

“那个在你书桌第二个抽屉的靠左位置。”守约微笑着从容道,同时又为玄策不太成熟的关怀倍感欣慰,心说:“亲弟弟果然还是亲弟弟……”并任由心内的暖流蔓延着,直到滋润所有因为弄丢弟弟而干涸龟裂的角落。

玄策终于在守约的提示下顺利地找到了药箱,他按着哥哥的肩,让他坐下,自己则有模有样地给守约的伤口清理,消毒,包扎。守约看自家弟弟一副孝心满满的样子,也不忍心拒绝,只随他去了。他一只手被玄策小心翼翼地捧在胸前耐心操办着,另一只手则悠闲地撑着脸颊以便观摩难得贴心的弟弟。

都说年龄差会产生代沟,这句话果然没错。玄策搬来和自己住的这段时间,虽然乖顺,却总少些亲昵,说起来长大之后的弟弟都没和自己粘过呢,守约怎么想都觉得不甘心。他一直在心里一边遗憾一边反思:“是我太没有亲和力了吗?还是孩子大了都会这样?”

守约看着玄策手上有些笨拙却又条理分明动作,深深地感觉到自己也是被爱着的,连心脏都被满足感填到发胀。他牵起嘴角喃喃道:“我家玄策长大了,会照顾哥哥了,真好……”

玄策被突如其来的表扬激得老脸一红,支吾道:“也……也没有啊,在汉风(某黑街组织)做任务经常受伤,包扎做多了就熟练了嘛。”

守约闻言沉默了一会儿,被亲情温暖的心忽然有些刺痛,他知道,那是心疼和愧疚交织的感觉。他说:“玄策,对不起,是我的错,以后……不会了。”不会再把你弄丢了。

玄策本来还沉浸在被夸奖之后的小羞涩里,听了这话才反应过来,他这是戳到哥哥心里那根刺了,心道一句“糟糕”,并在暧昧气氛被破坏殆尽的环境中,为自己的得意忘形悔恨万分。随后,玄策灵机一动,赶紧转移这个沉重的话题:“对了,刚刚我怎么会咬到哥哥的手啊,本来不应该是柚子吗?”

守约嗤笑一声道:“你问我啊?我本来看你嘴边粘着果粒,就想帮你拿掉,谁知道你会突然咬下去啊!”

“意外意外啊,我只是一时紧张,真不是故意的,哥你别怪我……”玄策耷拉下耳朵,着急忙慌地解释。

“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也没生气。”守约还是像平时一样包容着莽撞的弟弟,“这局游戏结束了,柚子也剥好了,你自己吃吧。”

“诶?不喂了吗?”玄策的表情忽然就被失落冲去了光彩。

“你想让我喂?”守约的语气无意中透着撩人。

“嗯……不行不行,哥哥的手都被我咬伤了,我不能这么任性。”犹豫许久的玄策用力地甩甩头,终于努力克服了来自现实的诱惑 。

守约用没受伤那只手理了理被玄策甩乱的毛,不掩宠溺地说:“没事,弟弟,就该任性一点。”于是,守约就拖着小凳子挪到了玄策右边,继续投喂他的宝贝疙瘩。

玄策那叫一个受宠若惊,现在只想脱了衣服到楼下先跑个五千米冷静一下。守约发糖发得太突然,玄策这颗躁动的心根本无处安放。

他无意间转头看向电脑屏幕,却惊悚地发现:事发突然,摄像头自始至终根本没关!是的,没错,这对兄弟的互动已经被成千上万的观众看在了眼里,然而更刺激的还在后面。半透明的弹幕像炸出的烟花一般,层层叠叠地暴涨起来。其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便是大家喜闻乐见的“骨科”二字。网路油子百里玄策当然是对这个词心知肚明的,守约就不一样了,他以狙击手的敏锐度,三百六十度地端详了这两个字,依然没发现其中的妙处,于是满脸诧异地向弟弟询问道:“玄策,你直播的不是游戏吗?怎么这么多人讨论医学?”

玄策则表示……慌张使我面目全非!天呐,要是哥哥知道这么有冲击力的词会不会忽然躲着我,虽然我对哥哥还没有(至少是没完全有)突破常理的小心思,但是有个词叫“未雨绸缪”,提前稳住肯定没什么坏处。于是,机智的玄策对守约解释说:“就是我们兄弟关系很好的意思啊。”鉴于玄策未语人先方的表现,守约对弟弟这番话是不敢全信的,于是他默默在心里记下了这个词,准备晚上直接问度娘。

喂完了这波柚子,守约起身离开,玄策眼尖地抓住哥哥的衣角,条件反射地问道:“哥,你干嘛去?”

守约被拉得踉跄了一下,苦笑道:“给你炖肉啊,小祖宗。你不是抱怨食堂一个星期没开荤了嘛?”

“嘿嘿,哥哥最好了。”玄策对回答表示满足,乖乖松了手,愉快地露出两个颗虎牙,“那你弄好了陪我一起直播呗~”有哥哥罩的小疯子得寸进尺。

“好,待会儿就过来。”守约眼中笑意温和。

二十分钟后,玄策游戏进度打到一半,守约便如约而至。哥哥一到场,这熊孩子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瞬间Gank一只射手附带一只主宰,嘴里还嚷嚷着:“我有哥哥你没有,这就是任性的理由!”一语之下,弹幕里的骨科大军又活跃起来……

被玄策招来围观的守约感觉自己也没什么可做的,就聚精会神地端详起眼前的游戏来。他用研究的眼光分析着每一个人的招式和动向,甚至人物模型,只单纯因为想更了解玄策一点点。玄策用余光时不时地扫过守约的方向,却遗憾地发现人家根本没看他,心道:“完了,本来想博得一点关注的,这下倒好,都分给游戏了……”趁着草丛回城的功夫,玄策迅速转过头,把专心致志的守约吓了一跳。接着,玄策就哭唧唧地撒娇:“哥,你不能只看游戏不看我啊。”

守约听着先是一愣,然后迅速稳住被萌到速度失控的心跳,心道:“这么可爱,简直犯规啊……”他揉了揉玄策毛茸茸的耳朵,轻声哄道:“看你,看你,游戏哪有你好看。”

然后守约就真如他所说的,目光一直黏在弟弟身上没放下过。小疯子这下满足了,随便往哥哥的方向一瞥都能笑到牙不见眼的。围观群众纷纷表示:这弟弟莫不是傻的吧。

一波团战接近尾声,玄策这边挂了四个,对面则剩下五个残血。玄策露出一抹阴谋得逞的奸笑,调皮道:“稳住,你们能赢——才怪!”半血的嚣狂之镰从草丛里窜出,于瞬息间用一招结束了法师的生命。由技能加长的平A走起,玄策一边稳稳地卡在射手的射程外一边对辅助和战士完成了一波收割。随后梦魇勾镰出手,准确命中后方的射手。大招位移,扛下坦克伤害的同时,击杀了强吸血的射手。最后,玄策凭借刺客的伤害优势和灵活的走位,漂亮地赢得了五杀。队友在对话栏里麻利地刷着666,众粉丝也在给玄策疯狂打call,完全不怕他骄傲。敌方水晶在全场只有一个嚣狂之镰的情况下轰然倒塌,玄策却连宣告胜利的标牌都没顾得上看就迫不及待地扭头对守约笑得灿烂:“哥,你看我帅不帅?”

“帅,特别帅。”守约秒答。

“真的?”玄策睁大眼睛,连耳朵也高高竖起,迫切地等待着哥哥再一次的确认。

“比甄姬还真呢。”守约微笑着,轻快的语气中带着满满的笃定。

“嘻嘻。”欢声笑语中,小疯子连自带的背景都换成了粉红色,大批围观群众直呼这不是我们认识的小狼崽,并稳稳地带上了墨镜。

守约见弟弟这么有活力,连心脏也随着他的笑颜一起跃动着。“在没有我陪伴的日子里,有游戏作伴,玄策的生活想必会有趣很多吧。他有游戏,有队友,有粉丝,光从这里面,他就能收获那么多快乐。而离开这么久的我又给过他什么呢,较真起来,我连个虚拟的事物都比不上。现在玄策回到了我身边,因为学习上的事,平日里,我连电脑都不让他碰,更别提打游戏了。这样赤裸裸地剥夺玄策娱乐的权利,会被他讨厌的吧。”

“这样的我是不是太过分了呢,或者——其实我才是多余的那个呢……”心思细腻的守约陷入了灰暗。

玄策见哥哥的表情在笑意中僵硬下来,困惑地用额角去撞守约的额头:“哥,你想什么呢?”

“没什么。”守约揉了揉被撞疼的额头。

“没什么你不可能突然尬笑,说说呗?”玄策转过来对着守约,露出讨好的笑容,酒红的尾巴不安分地来回摆动,好像很期待的样子。

“那我问了你可别笑。”

“嗯嗯,保证不笑。”玄策乖巧点头。

“玄策,你觉得我和游戏,那个重要?”守约轻缓的语气透着诉不尽的认真。

“噗通——”玄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一瞬间似乎有无数的碳酸气泡在胸口爆开,酸涩又刺激。玄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心动?是,好像又不全是。

他停下了所有的小动作,神色郑重地凝视着哥哥。如炬的双眼透过守约通透的眼膜,一直灼烧到他心里,让这位温柔的兄长既畏惧又期待。玄策说:“哥哥。”

“嗯?”守约的思维一时卡顿。

“当然是哥哥重要啊,游戏和哥哥有什么可比性吗?”玄策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将守约强行堆砌到自己身上的寒冷消融殆尽。

守约安心地叹了口气,心下庆幸:“还好,是我想多了。”并接着继续在宠弟的康庄大道上一去不复返。

 

 

 

有期待后续的留个言,会提前放个小肉渣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