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起漾》 第二十五章 案件

问完自己想问的,韩信觉得留下来也没多大意思,收了长枪便准备起身离开。赵云见状赶紧手忙脚乱地把人拦下来。他稳稳地往韩信面前一杵,目光灼灼地盯着韩信的眼睛开口道:“前辈,教我用枪吧!”

“你这声前辈叫得很顺口啊,怎么,想好从荣耀塔弃明投暗了?”韩信语气轻快地反问。

“诶?我没这么说啊!”赵云一听这是要让自己换阵营,顾不上确认诸葛亮的表情就一口否认。

“那还想让我教你用枪?想得挺美啊,又不是我家的人。”韩信对赵云的天真想法表示概不奉陪。

“那怎么办……”赵云一时想不出能向韩信求教的理由。

“不怎么办,回见。”韩信绕过漂亮的人桩,潇洒地挥挥手。

赵云知道这一回合以自己的智商是撩不来一个新鲜师父了,他有些茫然地四顾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现成的锦囊妙计,可结果可想而知。最后,诸葛亮看不下去了,他走到赵云身边,缓缓开口:“他不答应你就放弃了吗?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你跑得够勤,他总会屈服的。”赵云听着这话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不过就效果来说,他认为是值得一试的。

韩信离去之后,诸葛亮也向李白道了一声告辞,不再打扰。大乔的灯笼扬起,宿命之海的传送门在幽幽蓝光中浮现,三人默契地一同踏上光圈,礼貌地道了声再见,便在跳动的光晕中一同消失。送去一群不速之客的李白在一片夜色的宁静中无力地瘫倒下去,他真的太累了,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在地上躺了一会儿,李白最终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他扶着墙摇摇晃晃的走着,经过二楼客厅时瞟了一眼挂钟——凌晨四点零三,真是个糟糕的时间。后来的事,大脑乱成一锅粥的李白已经完全记不清了,不过以第二天能在床上醒过来看,头天晚上应该没出什么意外。

话分两头,赶回荣耀塔的诸葛亮三人并未像李白一样有所松懈,而是迅速投入了大型失踪案的整理。武则天作为负责人坐在会议室的首位,眼下的乌青,显然已为繁琐的案件处理工作操碎了心。狄仁杰坐在她右侧,手上频繁地翻阅着新记录的情报,试图勾勒整个案件的轮廓。诸葛亮表情肃然,条理清晰地阐述着和李白交换的信息。大乔和赵云认真得在一边听着,不敢有半分不耐。

经调查,那个魔道技能玩到炉火纯青的女人叫芈月,出人意料的是个公众人物——大秦集团的CEO。狄仁杰怀疑这样一个招摇的身份还有更多隐情,于是他调出芈月的原籍,寻找线索。

芈月原籍属于z市,家庭小康,照片也与本人相似,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是在芈月转籍b市之后,她的父母都在几天之内意外身亡——父亲死于车祸,母亲死于心脏病。狄仁杰觉得事情不简单,又查询了芈月的亲戚网,令人意外的是,搜索列表为空,也就是说她除了父母没有任何有血缘关系的人。这样一来,盗用她的身份岂非易如反掌?大胆一点推测,这个芈月很有可能是个冒牌货。

芈月在来到b市到底干了些什么才让她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公司职员,蜕变成一位站在人生巅峰的首席执行官呢。很简单,做继室。大秦集团的掌权人嬴楚丧偶三年,在其子嬴政12岁的时候,终于决定再娶一次,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他看中了年纪比他小些的芈月,温和知性的母性形象让嬴楚相信她将是个可靠的母亲和伴侣。可惜结婚未久,嬴楚就在一场车祸中丧生,未满13岁的嬴政失去了他最后的家人。孩子未成年,父亲留下的所有产业都落到了芈月手里。和许多人的猜想不同,女人的接掌没有给企业带来明显的负面影响,公司的运作依旧被把持得井井有条。芈月待嬴政也不错,除了不亲,并没有什么值得苛责的地方。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道貌岸然的精英女性,利用她与生俱来的魔道天赋,制造了多起扑朔迷离的失踪案件,所有失踪人员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仿佛人间蒸发。一个已经可以称作是成功人士的她,到底是何居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