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起漾》 第二十三章 关切

思索之间,李白动作自然地从轻薄的睡衣口袋摸出一包纸巾。他状似无意地打开,又娴熟地抽出一张面纸,淡淡道:“虽然我还没有问这其中玄机的资格,不过,如果哪天方便了,还望阁下赐教。”

“哼,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些高材生文绉绉的样子。有话直说就行,别总装模作样,我又不会吃了你。”韩信对这一套一套的场面话很不耐烦,直白地表达着他的不满。

说话间,他忽然发觉了李白莫名其妙的行为,拿纸巾?依韩信那彻彻底底的直男视角看,这一幕不管怎么解释都充满了女气的不和谐。

这会儿韩信正酝酿着鄙视的情绪呢,下一秒,李白攥着纸巾的手已经向着赵云的面门伸了过去。韩信的思绪毫无预兆地进入了重连状态,赵云则一脸懵圈,呆呆地任由那手越来越靠近,直到贴合到自己的眉心处。猝不及防,赵云的脸腾地一下就烧起来,少年的青涩在这一刻暴露无遗。李白看到赵云这么窘迫的样子几乎憋不住笑出来,可身为年长者的觉悟生生地扼住了这不恰当的欲望,他缓和气氛似的干咳一声,接着慢条斯理道:“你眉心的血珠刚刚溢出来了,强迫症自作主张就……如果吓到你了,抱歉。”

赵云明显还停滞在不知所措的状态,说话时卡顿中带着一丝尴尬:“没……没事,多谢……”

韩信这才意识到:是刚刚自己的枪尖点到赵云的额头时,点出血来了。唉,明明他特意没用力的。现在的孩子,都吃什么长大的?韩信于是对赵云的生存方式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一个男人怎么就这么娇贵……有个成语叫什么来着?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吹弹可破?”李白条件反射般地秒回。

“对,就是这个。”韩信满意地点点头。

赵云一时语塞,羞愧地接过李白手上的纸巾,泛红面颊上的温度似乎变得更难消褪下去了。

 “啪啪哒哒”脚步声重,大乔和诸葛亮已然赶到。

“打完了?”诸葛亮站在队伍前面,不温不火地开口。

见到先生,赵云不安的内心也平静了不少,他恭恭敬敬地回答:“是,刚刚没有得到先生同意就动手,是子龙的错。”

赵云说着垂下头,连压在眉心的纸巾也一齐从原地脱离,留在了掌心。

“嗯?子龙你脸上受伤了?”诸葛亮无视了他的道歉,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

“呃……无碍。”赵云为每个人都在意他眉心的伤感到很不解,况且这其中还有他十分钦佩的先生。天真如他,一度不得不怀疑这里的伤有什么说法。

诸葛亮露出关爱后辈的表情,自然地握住赵云攥着纸巾的手,重新按到冒血的眉心,说:“难得子龙长得这么好,就该好好护着,留了疤多可惜。”

赵云看着先生认真的面孔,几乎分辨不出这番话是调侃还是忠告,于是只能认命地回答:“我记下了。”

“对了,张飞和白起他们呢?”赵云问。

“已经被大乔送回去了,大概会连夜做审讯。”诸葛亮回答。

“这样……”

接着,诸葛亮转向李白,礼貌地招呼:“请问,您就是李白先生吗?”

李白听到自己被点名,回过神道:“客气了,叫我李白就行。”

接着两人深入探讨了关于这个事件的各个侧面,连立在一旁围观的韩信都把整件事把握得八九不离十,最后诸葛亮“笔锋一转”笑脸真诚地问:“要不要考虑加入荣耀塔?”

李白当时就觉得其中有诈,于是试探性地回应道:“我先考虑考虑。”

诸葛亮垂下眼睑,看起来一点都不心急,他随意地把玩着手上的扇子,优哉游哉道:“在这之前,你得知道‘圈外人’是没有资格接触事件机密的,如果你违反了规则,上面会下什么过激指令我是不知道的……”

“这个人,心怕是被煤灰熏过吧!”李白在内心咆哮。

“好吧,我保证会在汉风和荣耀塔之间选一个,足够了么?”李白无奈道。

“当然,这是您的自由。”诸葛亮以扇掩唇,那双海蓝色的眸子在那一瞬似乎更加摄人魂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