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起漾》 第二十一章 信白初见

月夜清朗,刚经历过世界观颠覆的李白在南山小别墅睡得并不安稳。他抬起疲惫的眼皮,在手机的屏保光中确认了午夜三点的修仙时间。由于实在无法摆脱肾上腺素带来的精神兴奋,他终于决定起身去窗外吹吹风,顺便把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从思虑过度的脑子里驱逐出去。

李白摇摇晃晃地从床上爬起来,没有开灯,摸索着穿上拖鞋,因为怕吵醒已经陷入美梦的扁鹊,所以很小心地避免发出声音,轻手轻脚地走出去,带上门。九月的虫鸣还是很聒噪,连带着晚风也显得不是那么清爽,李白把头搁在二楼阳台的栏杆上,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好好放松。

突然间,铁器相撞的声音像刀子一般猛地撞到李白的脑子里。李白表示:缘分这种东西简直妙不可言。一红一白两抹身影从南山的灌木间冲出,刀剑相撞之声从夜色中蔓延开来。白的那个李白认识,他赌五毛钱是那朵名为赵云的小白花,至于那个红发,他没有印象,但就他和赵云殊死搏斗这一点来看,大概,来者不善。李白想的第一件事就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立刻回到他的被窝里去。可惜就在他举步要走的时候,一道锐利的目光硬生生把他定在了原地:完了,这次走不了了。

韩信虐菜当口,视线无所事事地漂游着,直到撞上一个运气不太好的围观群众。“啧——”韩信对“圈外人”目睹他们的战斗向来十分介怀,这一瞬间,他简直想把李白那双无辜的眼睛挖出来。接着,韩信特地在缠斗中直面李白的方向,用他两片冰冷的嘴唇做出口型:“敢说出去,我就弄死你。”李白以他上了十二年学却没戴眼镜的视力清晰地解读了“弄死”这两个字,不由自主地在来自韩信的恶意中瑟瑟发抖。

韩信倒是果决,凶完人之后就若无其事地该干嘛干嘛去了,徒留李白一人不知道何去何从。回去?之后被揪出来多尴尬;留下?天知道这个红毛在料理完小白花之后会不会回过头来把自己生吞活剥。李白踌躇一番后最终认为: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与其在接下来的日子战战兢兢,不如现在就坦诚相对,是福是祸都有个心理准备。放下了心理包袱,李白也就释然了许多,听天由命四个大字招摇地飘在他洒脱的脑门上。

韩信在战斗时不经意间向李白投去视线,却发现这个被他定义为路人甲的围观群众在受了他的恐吓后,依旧在一边处变不惊地进行着他的围观大业。而这边,李白察觉了韩信的视线,想着为了避免待会儿料理他的时候下手太狠,总之先留给对方一个好印象,于是破罐破摔地向韩信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月光很朦胧,恰到好处地给李白出众的面庞镀上一层素雅的银辉,只衬得他气质出尘,恍若谪仙。韩信不得不承认他也在这一瞬间恍惚了半秒,不过也仅此而已,过硬的心理素质随后十分自然地将他拉回常态。

“难道是什么世外高人?”韩信内心危机感浮现的同时更伴随着说不清的期待,“这可比小喽啰有意思多了。”韩信骨髓里的好战分子蠢蠢欲动。

他加快了对赵云的进攻节奏,让几乎山穷水尽的赵云回想起了那一年被导师支配的恐惧。最后一击,龙胆亮银枪被挑上半空,回旋数周后和它的主人一同坠落平地。赵云狼狈地倒在韩信身前,激烈的战斗让他气喘吁吁。韩信霸道地把枪尖点在赵云眉心,却面露欣赏地说:“不错,有点胆色,没想到你这朵温室里的小白花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

“多谢……指教……”赵云对因战斗而被撩起的兴奋似乎还没褪下去,一波一波的红潮应着他喘息在他面上漾开来。韩信看着这只可怜兮兮的宝宝,心里莫名地升起怜悯之意,点在他眉心的枪尖也不忍压下去,武器定格片刻,终究还是被他收了回来。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