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起漾》 第二十章 实战危机

赵云迫切地向前推进,一柄龙胆亮银枪舞得虎虎生风,气势如虹。反观韩信仅单手持枪,时常让它在不同的手掌跳跃着,手臂似乎完全没有用力,只松松垮垮挥着不规则的弧线。在移动上,他的确是在向后退着的,但这丝毫影响不到他在对决中占上风的姿态。

猛攻下,来自赵云的每一式都精准的磕在韩信的枪尖,接着又被他规划好的后招自然地荡开,韩信打到这个地步时,或者会接上一套紧凑的连击,或者干脆放水似的安然不动,神色冷淡地望着赵云略显笨拙的表演。赵云看得出对手的游刃有余,但他也清楚自己的分量,所以更明白当下自己的无能为力。

一开始赵云无法理解韩信为何在成功拆招之后会忽然变得无动于衷,可在一次又一次的实战检验下,他发现,韩信所有的无动于衷,都是他的机会。事实正如他所料,一旦他刺出的攻击没能被韩信荡出理想的距离,韩信就会定格在原地,等待这个异常“活泼”的孩子有所动作,因为只是单方面的虐菜实在没意思。

“就这点本事?一样的套路再用下去我都要睡着了,认输吧。”韩信一副无聊透顶的表情,有气无力地建议。

赵云双唇紧抿,注意力牢牢地钉在韩信枪尖滑行的轨迹上。“距离变短了,机会!”赵云瞬息挽过脱位的武器,趁韩信无为之际,一枪补上。

韩信口里发出一声难以察觉的轻哼,面上冷硬的神色却化开了些,“还好,不算烂到家。”他想。

“阁下不用让我,拿出原本实力来吧!”赵云了解到这个看似凶残的人自有可敬的地方,固执地想和他倾力一战,就算输也输得畅快。

“丢了命可别怪我,我是什么人你刚刚也看到了。”韩信危险地眯起眼睛,上扬的语调渗透着威胁的气息。

“……多说无益。”赵云不再保留,兀自拼杀过去。

龙吟声中,少年的身影如同尖刀飒飒而来,韩信终于握紧枪身,第一次主动向前迈出了富有攻击性的一步。刀光剑影中任谁都看得出赵云被压制得何等委屈,这完全不是一场同样位面上的公平竞争,他们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诸葛亮在一旁全神贯注地观战。他没有拉开两个人,因为他知道韩信不会威胁到赵云的生命,不管出于外部条件的限制,还是他本人的性格倾向——韩信这个在黑街大名鼎鼎的人物他是早就调查过的。看着眼前一边倒的战局,诸葛亮开始假定如果是自己站在赵云的位置,到底能有几分胜算。结果很骨感:百分之六。他有把握在预判和反击策划上更胜一筹,但他的反应肯定会跟不上思维。换句话说,即使诸葛亮在一瞬间规划好了接下来的一系列战术,可等到他有所行动,韩信说不定已经几个操作下去,彻底打乱了他的既定计划,如此反复,再好的作战方案都只是一纸空谈。所谓实战,就是要养成战术式的条件反射,即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身体也能率先做出恰当的反应。

诸葛亮作为荣耀塔有史以来最具天赋的魔道,一直稳居理论课第一,在训练营演练中也从未输给导师以外的人。现在,一个仅和自己相差一岁的韩信像一道天堑,霸道地横在他面前,冷冷告诉他“天才”的桂冠不过是一个笑话,人外有人,你永远不知道在你认知外的地方有多少人凌驾于你之上。诸葛亮被一种前所未有的不甘和失落笼罩了,但好在他不是那种只会沉溺于过去的人,分秒之间,未来数月的训练计划已经了然于胸。

“韩信,再见面时,我会让你仰望。”诸葛亮向来与世无争的心境中,一股新生的斗志在悄然滋长。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