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起漾》 第十九章 双枪

“失算……居然被普攻逼出了大招。”女人暗暗唾弃自己这么容易就失了分寸,随即不得不把注意力再分出一份专门查看韩信的动向。

逃亡还在继续,可疲于应付的女人却已发现,和其他四个不同,这个新来的追踪者对这里的地形了如指掌,那些只有长期在此活动才能掌握的暗线,在韩信眼中平整得如同过家家,三段位移耍得飘忽不定,尤其是反向的那一式,滑出的距离让女人的危机感鼓涨到顶点。

“到此为止了!”韩信一声自信的轻喝为这段拖沓的追逃画上了漂亮的终止符。四段速攻引出挑击,女人硬被留在了原地,白起见势立刻反身支援。死神之镰的白刃潜伏到韩信身后的土地,女人牵引一招,用痛苦冲击制造出的视觉障碍掩护白起的控制意图。当镰刀露出它锋利獠牙的时候,韩信和刀刃的距离只有区区一指宽,可他始终保持着那副不爽而又波澜不惊的表情,从从容容地脱身,又从从容容的开启国士无双,凭着惊人的爆发力掌控全场。

长枪挺进,落刃如雪片般在女人周身纠缠,她试着挣扎,却越加感到无力。吸血的仆从早已消失,而被动叠加非得有猎物不可,抓住眼前这个男人?呵,滑得像泥鳅,碰一下都吃力,更何况抓。而且他招招都在设套,不是放长线钓大鱼的陷阱引诱,就是即放即收的连招打法,动作行云流水毫不滞塞,一看就是拳不离手的老将。这可难办了,在这样的老将手里翻船,可能性不说十分之八九也有十分之六七。

后面四人陆续赶来,女人看见他们就像看见血包似的,眼睛噌就亮了,抬脚就要扑过去。诸葛亮哪能不知道这其中利害,长臂一拦就截下了队伍的脚步,韩信瞥了诸葛亮一眼,不咸不淡地夸了句:“不错。”

诸葛亮闻言也不气恼,寒暄似的应了一句:“过奖。”

诸葛亮不得不承认以现在的形势来看,韩信一人的压制力要比他们四个一起要强得多,这不只源于单纯的攻击强弱,更重要的是实战经验带来的差距。反应,节奏,都是对阵过程中不容忽视的要素,他们无疑在这些方面差了韩信一大截。

“不愧是黑街出生的疯子。”诸葛亮略带讽刺的想法里不乏钦佩。

女人的躯体在韩信疯狂的进攻下濒临崩溃,缺蓝的白起除了凭被动划出的圆弧再没什么威胁可言。四个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这场残忍的屠戮盛宴:飘扬的血丝在苦苦挣扎后咽气,暴戾的君主一声不吭,享受着肆虐的快感,兴致高昂,似乎不把手中的俘虏玩弄致死决不罢休。

终于,女人脸色地惨然地倒下了,白起也在被挑起后重重地落在地上。韩信扬起枪尖,正准备给他们下最后一次审判,不料银光乍现,盘龙的长枪直直冲着未落的“铡刀”捅过来,金器刺耳的摩擦声混着隐约绽出的火花在瞬间爆开。韩信冷笑一声,却也没了争夺的意思,先朝后退了一步,然后默认般地任诸葛亮一行人给还没来得及完全变成尸体的白起他们“装敛”。

“你想杀了他们吗?”赵云用少年特有的清脆嗓音质问,皱起的眉头彰显着他的怒火。

“我乐意,你能怎样?”韩信盯着他的眼睛肆无忌惮地挑衅,且刻意耍弄着长枪,做出随时准备攻击的样子。韩信见赵云握着武器的指节因过紧而泛白,忽然起了逗弄之心,于是扬言道:“要是不服,凭枪说话。”

赵云不发一言,只有破风的利刃给了韩信以回答。

“你们四对二都能让人跑了,有资格和我叫板?”韩信向来看不起这些半点苦没吃过却酷爱乱吠的世家子。这次他倒要看看这只漂亮的小花瓶能装腔作势到什么时候。

“够不够格,试试便知。”赵云不再作言,一板一眼的招式像军人那样干净利落,可惜他对面的混混并不是用点军用格斗术就能对付的——社会人,可精着呢。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