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起漾》 第十七章 一方的圆满加另一方动荡

扁鹊闻言颇为受用,将李白的谢意心满意足地收下了,至于他的愧疚……呵,人情他可已经在心里的小本本上一笔一笔地记下了。

扁鹊随后补充道:“依这样的治疗进度,再重复个两三次,昭君就能醒了,如果没什么事,就先回去吧。”

“当然当然,你还回学校吗?”李白问。

“别,我现在可没有精力和宿管大爷斗智斗勇,还是回家吧。”扁鹊生无可恋地摆手。

“这么晚,你要回去给你姑妈逮住了,不得盘问你到早上?不如就在我窝里将就一晚,也有个照应。”李白表示,这恩情此时不报,更待何时?

扁鹊用赞赏的目光巡视着李白,回应:“恭敬不如从命。”

扁鹊颤巍巍地帮李白把昭君扶到他背上,随后两人眼神一对,准备撤离。踩着潮湿泥泞的旧水泥路,穿过阴暗的小巷,他们终于回到了令人心安的“真实世界”。路灯安静地矗立在那儿,虽然发不出半点声音,却在诉说着和平的语句,天色薄凉,让人的心也跟着沉下去。扁鹊在人烟稀薄的午夜街市,对来往的出租招着手,直到唤来一辆摆渡他的小舟,载着他的疲惫回家。

这边气氛安详平静,那边却依然深陷在激战的泥潭。女人和白起的走位可谓是一路风骚,难以克制,不过好在诸葛亮、赵云和元芳有位移加持,多方配合,终究没能让两人打个“七进七出”来。在两人的消耗下,赵云四人逐渐显出法力不支,只张飞颇有些越战越勇的架势。至于生命,元芳的苦处自不必提,其他几位也是在受了张飞守护机关的恩泽之后,才和两个损耗型选手在生命上平分秋色。

白起的法力已经接近极限了,连战场呼应都变得不再似先前频繁,诸葛亮敏锐地洞察到这一点,觉得时机成熟,可以放手一搏了。隐蔽眼神的指示下,张飞立刻卡到白起身后,白起心道不妙,闪身想走,可一记狂兽血性已扑面而来。怒吼的狂风卷着飞尘摧枯拉朽地罩过去,白起不及反应已然被眩晕在原地,女人见形式不妙,急急脱身。她将位移的迷雾向与自己的前进相反的方向扔去,诸葛亮早料到她会有此动作,本方阵型不乱,且毫不犹豫地开启分散拦截,亮自去紧盯本体。元气弹锁定,女人明显顾忌起来,位移施展,那蓝色的锁定线却还是不依不饶地追随着她的脚步,不能挣脱?女人表情凝重:在不清楚这个技能是否有强控之前不敢硬吃,因为,这毕竟是在逃跑的路上。

女人的大招终于出手,无法选中之下,诸葛亮的元气弹扑了个空,但他完全不介意,甚至嘴角若有若无地升起一丝笑意,“呵,终于逼出这招了。”

“元芳,走之前最后拦截一次。”大乔在旁瞬间会意,漩涡之门猛然浮现在两人的退路,宿命之海于当中开启,元芳首先到位,刃遁切开一条火痕,终点落在宿命之海正上方,无间刃风随后补上,卡位无懈可击。元芳功成身退,在水纹的波澜下离开了战场,诸葛亮则在完成传送后施展时空穿梭,与赵云等人一起进行联合围堵。白起此时已从眩晕中醒来,期间不可避免地被张飞狂拍了数下,现在似乎只能和女人一同走向山穷水尽。当所有人都以为这场战斗赢定了的时候,毫无征兆的,两人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