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起漾》 第十六章 治疗

“嗯……她现在的确没有生命危险,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像灵魂出窍一样。不一样在于:灵魂出窍是魂魄离开身体,而她却是灵魂因为某种特殊原因被损耗掉了。这么说,你能理解嘛?”扁鹊认认真真地解释。

“……大概,八九不离十?”李白觉得他应该是get到了要点,“诶诶,等等,你先告诉我你这个仿佛开了外挂的能力是什么?莫非是那什么魔道?”了解到昭君没事,李白分秒必争地又变回了好奇宝宝。

“魔道?那是什么?一天没见,你中二了不止一点点啊……”扁鹊为好友的前途感到由衷的担忧。

李白停滞的表情里透着一丝尴尬,心道:“果然巧合这种东西不会这么戏剧性啊!”接着整理心情,坦白道:“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刚刚我就看见一群人使用着炫酷的超能力,从墙这边一路打到那边,如果你仔细听,那战况在这儿还是能窥探一二的。”

扁鹊如他所料地蹙着眉头,投来不信任的目光,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安静下心来,准备予以探究。刀剑相撞的铿锵声,因为空间的阻隔,在夜色中也听得不甚明朗,风声也有些乱,像是人为的施了力,刻意将它们往不同的方向拉扯。听出蹊跷这件事,扁鹊是承认的,可要让他相信这是一群超能力者搞出的动静,又是另一回事了。

李白知道他作风严谨,也没再去解释什么,反将话题又引回了昭君身上:“你说她没什么大碍,那要怎样才能醒过来?正常养着会有希望嘛?”

“悬,这毕竟不是伤病,养个三年五载都不见得能有什么变化。”扁鹊心怀沉重地分析着这棘手的“顽疾”。

李白的目光黯淡下来。明明刚刚还说并没有太大问题,现在却听闻调养、治疗都下不了手,这落差,的确让人崩溃。

“那……还有办法吗?”李白的声音闷闷的,似乎没什么力气。

“放在以前我的确无能为力……”扁鹊的话拖沓得简直让李白替他着急,“现在的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李白闻言,立刻把扁鹊当救世主似的在心里供上,双手重重压着他瘦削的肩膀,“拜托了”三个字就差没直接写在脸上。

“你别呀,我就是说有希望,到底怎样还要试了才知道。”扁鹊受不住他乞求眼神,生怕再次制造出一个先有希望,后剩绝望的悲剧。

在李白的期待中,扁鹊轻叹一声,凝神静气,在掌心凝练出药水。翠绿满盈之中,生生不息的力量逐渐弥散开来,扁鹊观时机已到,大手一挥,将手中良药抛出一个完美的弧度,直向昭君而去。令人意外的是,这些药水并未和想象的一样,被阻拦在人的衣物上,反而当胸穿过,留下一道残影后便烟消云散。昭君的身体升腾出一阵魔法波动,浅光莹莹,似乎有被标记的迹象。看这反应,扁鹊觉得有门儿,接着又重复了几次同样的操作。

一波治疗下去,人虽未醒,但照昭君脸色看,还算是颇有成效,当然,这也不能排除心理作用。为了验证治疗的有效性,扁鹊决定再次查验昭君的经脉。同样的微光入体,但这次令人欣慰的是,灵魂损耗被补回了不少,体内资源也不再像刚才那般贫瘠。

“很好!治疗很成功!”扁鹊亮起的眼神和兴奋的声音瞬间稳住了李白那颗砰砰乱跳的心。扁鹊功德圆满地笑着,疲惫却在不经意间爬满了他的眉宇。

李白又是欢喜又是愧疚,一时间都不知道该露出怎样的表情,最后只干巴巴挤出一句:“特别谢谢你……真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