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起漾》 第十五章 寻回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不过李白并没有做得那么过分,他只是敏捷地闪身靠近那期盼已久的行李箱,准备开箱验货而已。李白谨慎地将高大的行李箱拖出一段距离,在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小角落,把箱子平放在地上。他的动作很平稳,大概是不想磕到可能在里面酣睡的人。拉链滑动的节奏均匀的在夜色里铺开,掀起箱盖,映入眼帘的熟悉的身躯,几乎让李白感动得哭出来——太好了,没有猜错!

昭君的脸色不太好,但也不至于到令人不安的地步,两颊的红晕淡了,但唇色还在。李白探了探她的气息——不算强,但很平稳,就像睡着了那样——于是这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一半。李白将臂弯从她腰间穿过,让她整个人从箱子里脱离出来,然后略微施力,让她靠在自己身上。手臂轻晃,昭君没有着力点的头也在左摇右摆,如果她醒着,大概唯一的感觉就是想吐,然而她现在依旧双目紧闭,没有丝毫要醒来的预兆。李白放弃了,将昭君一路护着转移到刚刚他隐蔽的墙角,自己则在之后合起行李箱,并放回它原本所在的地方。回到昭君身边,李白背着她走到巷子的一个转角背后,这里和战场保持一定距离,却也能隐约察觉到战斗的动静。

扁鹊在李白等待许久后,背着他的装备姗姗来迟。“我看看……”扁鹊的气息因为赶路匆忙有些急促。李白自觉地让位,老老实实把昭君交到扁鹊手上。扁鹊又是切脉又是视诊,中西医能用的方法都用了个遍,这蹙着的眉头始终没舒展过。

“问题很严重么?但她看起来不怎么痛苦的样子……”看扁鹊凝重的表情,李白越加的忧心起来。

“不能这么说,问题是她根本没有任何疾病的症状,明明就处于一个只是身体偏虚的健康状态……怎么……”扁鹊踌躇,“你试过能不能叫醒她了吗?”

“早就试过了,没用的……”李白无奈。

这时候扁鹊想起了自己的能力,他有些犹豫,因为一旦这件事暴露了,李白和他自己都需要承担风险,但人命当前,如果再有什么糟糕的状况,到时候想办法就是了。想到这里,扁鹊忽然郑重其事地在李白面前坐正。李白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态度转变吓了一跳,诧异道:“你要干嘛?”

扁鹊保持着笔直的坐姿,一字一句地陈述道:“接下来我做的这一系列的事,可能不符合一般人的认知,如果你能接受最好,如果不能,那之后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李白心下一跳,但完全想不出来扁鹊能干什么出格的事。不过为了配合好基友的演出,李白还是,以一副慷慨赴死的表情回应道:“来吧,虽然不知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扁鹊用手指压着王昭君的脉门,将荧荧绿光注入她的身体。反观在一边围观的李白,那眼神里惊讶中带着一丝了然,了然下又弥漫着一丝迷茫。扁鹊压制下手腕不易察觉的颤抖,收回关注李白表情的余光,闭上双眼,全心全意地感受着昭君体内能量的波动。他的意识从昭君的一道经脉穿行到另一道经脉,走马观花般地将她的整个身体扫描了一遍。扁鹊发现,昭君身体的损伤是没有的,然而消耗却出乎意料的大,就像被黑山老妖吸干了魂魄似的。

扁鹊睁开双眼,似有不解,然后就对上了李白那双因为饱含疑问而亮晶晶的的眸子。说完全不害怕李白把自己当怪物看这件事是不可能的,可现在呢,那双眼睛还和原来的一样澄澈,并且丝毫不带偏见地望着自己,真好,扁鹊想着。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