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起漾》 第十四章 扁鹊

围墙这边团战打得如火如荼,而另一边却在顷刻之间恢复了寂寥,战场的意外转移让李白清醒地意识到这是个机会——一个战五渣在神仙打架的前提下完成使命的机会。

五分钟前李白就已经在为摸回行李箱这件事做准备了,他就像一个黑暗中的窥伺者,在一个绝佳的角度观察着这场争斗,耐心地等待着战场中心的偏离。并且在这期间,他敛声屏气,细心地将手机调至静音以及最低亮度,短信联系了初中以来的死党扁鹊。

下面先谈谈扁鹊。

扁鹊和李白初中开始做同桌,交情是自然而然深起来的,再加上两人对对方都知根知底,渐渐地也就发展成了难得的至交。

扁鹊原本是孤儿,在3、4岁被一家开私立医院的夫妻收养,条件不错,日子过得也很好。可惜天公不作美,14岁那年,公寓的一场大火让扁鹊再次成为了孤儿,而他自身也是重度烧伤。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如此严重的烧伤居然在半个月内顺利康复,这简直是医学史上的奇迹。扁鹊在经历烧伤后新长出的皮肤带着病态的青灰色,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气质阴郁,他本以为这样的自己会在中学受到排挤,然而事情总是朝着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活泼而又充满好奇心的新同学一个个都认为这样的肤色既特别又酷炫,惊诧之余,他居然成了班上最受欢迎的同学。

新同学的热情和亲切让失去双亲的扁鹊得到了不少安慰,但他哪知道,这样的理想化接待是李白做了多少思想工作换来的。实话实说,李白对扁鹊的第一印象就是同情,当时他对失去双亲这件事无法感同身受,但光想象一下就能知道这会是多大的打击,(如今他已切身体会,更对当时自己的决定由衷的庆幸)于是他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为扁鹊的到来制造正面舆论,希望新来的他能不受到第二次的打击。依结果来看,妥妥的完胜。

再后来,李白就成了扁鹊的同桌。李白从来不会以帮助弱势群体的姿态去施舍给扁鹊什么,他把自己和扁鹊端在同一个水平线上,扁鹊遇到麻烦了,他会先调侃一句再去帮忙,反之也一样。所以扁鹊觉得和李白相处起来很舒服,在他面前,他从不觉得自己特殊,“这才是对我最大的尊重吧!”他想。

也许是缘分,也许是命运,两人考上了同一所高中和同一所大学。高中,他俩一文一理,独占鳌头。高中毕业,两人都被录进了国家一流大学——翰林大学。李白进了金融系,决定要为姐姐分忧;扁鹊则进了医学系,立志要继承父母的衣钵。按照惯例,院系不同的学生本是不会被分到同一宿舍的,可两个系就这么巧妙地同时各多出一人,于是这两人就这么阴错阳差地做了室友。说起来,今天李白夜不归宿还要靠扁鹊跟宿管糊弄过去呢。

这边,扁鹊还在为刚才向宿管解释的理由不够靠谱而惶恐着呢,那边,李白却一条短信发过来,问心无愧地再添一事。

  李白:还醒着么?江湖救急!

  扁鹊:……

  李白:我遇到了一件一言难尽的事,这件事还和昭君的失踪牵扯颇深,现在昭君的下落近在眼前,不过她可能身体状况不太好,需要你帮忙诊断急救一下,拜托了!

  扁鹊:昭君姐失踪了?什么时候的事?现在是找到了?你在哪,我马上过去!

  李白:定位已发,你过来的时候走嘉盛林荫道侧面那条小路,注意动静小些。

  扁鹊:……好,我知道了,等事情结束了我肯定问到底。

  李白:一定一定。

  虽说李白这个各种回避问题的态度,扁鹊是非常看不惯的,然而事出紧急,扁鹊表示他可以等到以后再收拾他。话说回来,王昭君——一个大企业的核心人物,突然失踪,怎么想都让人觉得有蹊跷,他有些不安,因为他想到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些难以理解的事。是的,这些事早在他经历过烧伤的灾难后就出现了,最开始,他脑中漂浮着一些以前从未有过的光点幻像,那不是无序的,而是非常有条理的、仿佛能解读出什么的意识河流,他试着将这些抽象的概念具体化,在手中凝成实物,意外的是,他成功了,那鲜绿色的液体就这样在他手上凭空出现,惊恐之间,液体从手心飞溅出去,另一部分则沿手腕划过烧伤的痕迹浸透到纱布里,温热的感觉在蔓延,被灼烧的痛意慢慢沉默下去,这大概就是治愈的力量吧……之后,他没有浪费这天赐的奇迹,配合医院的治疗之余,他凭借这意外领悟来的异能,达成了3个月恢复的成就。这件事他谁都没有告诉,因为他的谨慎,还有对人言可畏的充分理解,至于没告诉李白,大概是因为有不想让他受牵连的私心在。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