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起漾》第十章 初战

乱舞的乌鸦游弋在女人身边,漆黑的毛色和落入里间窗槽的绒毛如出一辙,再算上目击者的口供和非自然力量的加持,她是作案者这种想法,在李白脑中已然是敲定的了。

  李白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对当前状况的分析,决定既不离开,也不干涉。不离开是因为他必须找准时机,在两方冲突的过程中,把有可能装着王昭君的行李箱摸过来,完成他今天最重要的使命;而不干涉则是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一个平平常常的小市民怎么有能力干涉神仙打架?况且无端出去,不但会给赵云带来麻烦,更有可能把自己搭进去。

  李白平复下激动的情绪,让自己的存在感尽量低地暗中观察战斗的走向。

现在的赵云正处于一种微妙而被动的状态,面前的女人来者不善,明显和失踪案有莫大的联系,而且态度游刃有余,魔道力量很可能在赵云之上。一边被称作白起的青年不知深浅,如果是另一个魔道,赵云必然难逃一劫,如果不是,或许事情还有转机,比如在暗的李白有所行动。

  赵云手持银枪,与女人不过两米之隔,女人从容不迫,只让那些乌鸦在她身边随意飞舞,并不急着攻击:“宝贝儿,怎么了,离那么远干嘛?我就这么不讨你喜欢么?”

  赵云眸子暗了暗,沉声问:“那些失踪事件都是你做的?”

  女人扬起眉峰,姿态轻松地回答:“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别提这么扫兴的话题嘛~”她踩着漆黑的高跟鞋一步步向赵云逼近,“说不定,你马上也会成为他们的一员。”

  赵云听了这一句,心下已有了计较,他知道这一战是必然的,至于大乔那边的支援只是时间问题,谨慎起见,他不敢硬来,只想在对对方有所把握的情况下尽可能拖延时间。

  纯粹用闲聊来拖时间,赵云表示自己经常把天聊死,已经不能指望了,而尬站——拖时间拖得太明显,难免女人会警觉或者耐不住先下手。作为一个先手,以战试战,才是正道。

  赵云一招惊雷之龙向前突进,龙枪银光闪现,他瞬间位移至女人身后,反手一枪普攻,枪枪到肉。女人魅惑的眸子酝酿着欣喜和愉悦,似乎对这轮攻击很满意,却不料腰侧传来炽热的温度,灼烧的触感顺着神经爬满全身,行动着的身体变得迟缓,女人嘴边的笑意渐渐加深,却依旧不改她胸有成竹的气场,“哦?减速~还有呢?”

  赵云看她不为所动,甚至不愿意反击,心下有些不安,便退居半步,等待她有所行动。女人直直地望向赵云,神色一拧,周身的六只乌鸦便依次窜过去,赵云后退,这乌鸦依旧紧追,他抬手试着挥退这些漆黑的鸟类,它们却没有丝毫退意,甚至撞在赵云的枪尖,化作黑雾,然后又在更近的地方凝结身形,继续进攻。

  赵云由是发觉,这些东西并非实体,而是魔道召唤的能量形态,攻击无效,只能等它自身的能量耗尽,然后消失。“这到底是怎样麻烦的魔道技能啊……”赵云在内心默默叹息。

  不过好在这些乌鸦对赵云的伤害不算很高,每两只的伤害量不过抵一次普攻的力度,而且依次进攻,可惜它们胜在了数量和持久,这些生物虽说爆发力不强,却也能把人纠缠到死。更可怕的是,乌鸦在攻击了赵云之后会重回女人身边,赵云眼睁睁地看着她腰上的伤口在乌鸦的馈赠下逐渐恢复,最后完好如初,欲哭无泪。

  “这没法打了……”赵云几乎要怀疑自己是个假魔道。

  他无奈,只能继续在一种压倒性的局势下努力坚守。女人看起来并不心急,甚至好像还在赵云这个魔道面前享受着捕捉猎物以及猎物反抗的乐趣,这让赵云的败局更加有拖延的余地。毕竟,自家是有救兵的。

  赵云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搞出什么大动静,让女人认为自己有威胁,然后一个激动下了狠手,最后自己先顶不住。于是他谨慎地收起了大招,准备就用一招二招和这对手耗着。破云之龙有回复效果,算上冷却cd,撑一段时间应该不会很难。

  女人见赵云虽是摆好了进攻的架势,那眼神里却丝毫不见殊死挣扎的决绝,无趣地撩了撩深紫的发丝,开口道:“怎么就这么没斗志,照这样下去可就没意思了。那就再逼你一把,呵。

  女人向前挥出一片黑色的能量,像被裹在迷雾中的鸟,虽说可怖,飞行速度却迷之缓慢,赵云见状也不敢懈怠,频频后退,一直和那团能量保持距离,避免不必要的损耗。赵云本以为这只是一种比较鸡肋的魔法冲击技能,不料转瞬之间,数米之外的女人已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同时而来的是另一波魔法冲击,待赵云回过神,她身边又出现了一只面目可憎的乌鸦——呃,这原来是被动啊。

  赵云扛着乌鸦的伤害,毫不迟疑地反击了一波,破云之龙出手,枪尖划过她的面颊,乌鸦造成的生命损耗顺利恢复,女人那里则发出了略表满意的赞叹:“嗯~不错,这才有些像样。”女人不疾不徐地用手指拭去脸颊的血渍,似乎觉得这点小事无伤大雅。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