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起漾》第五章 死亡与空洞

高渐离最近很不安,酒吧的演出还没开唱第三首,他就丢了吉他,疾步朝门外走去,任乐队的成员在身后喊得声嘶力竭。为什么?高渐离自己也说不上,可能是阿轲吃完晚饭后逐渐空洞的眼神,又可能是她出门前,自己心里不可忽视的一声跳动。

高渐离穿着还未来得及换下的演出服装,在城市夜晚的路灯下穿梭,对路边探究的眼神视而不见。灯火很恍惚,就像高渐离的心一样,他不知道自己突然之间跑出来是想去哪里,因为那个人的行踪他从来不敢过问。是的,不敢。因为在意,所以高渐离不敢触及她不愿公之于人前的东西,到了最后,三年的守护也只换来了对那人的一无所知。他,错了么……

夜风有些凉,高渐离独自站在楼与楼的夹缝里,妄图躲避这份寒冷,他在想,他是不是该回去,也在心怀侥幸:也许这份不安不过是求之不得的幻觉。“也许回家之后,我的阿轲正躺在温暖的客卧里酣睡呢。”高渐离僵硬地扯起嘴角。但他心里却明白,大概,客厅的桌上,会有一封他不愿面对的书信,以“感谢”开头,以“再见”结尾……

“她会离开的,这是一开始就决定的,到现在你还在奢望什么呢?”高渐离自嘲一声,怔怔往明亮的街区走去,他的步伐很慢,也很重,像在被迫做一个万分郑重的决定,直到破空的风声呼啸而来,震颤大脑的巨响在身后毫无预兆地降临。

有什么坠下来了!

高渐离脑中一片空白,下意识地转身,在往来车灯的映照中,他看到了这辈子最无法磨灭的噩梦:阿轲像个破败的娃娃一样,以一种极度扭曲的姿态倒在他面前,关节不自然地向着反方向弯折,脊椎也明显错位,地上满是鲜血,像朵妖艳的玫瑰,不断从阿轲的身体向外盛开……

高渐离第一时间仰起头,试着去寻找那个罪魁祸首,然而名为黑色的绝望,遮掩了罪恶。层层叠叠的水泥林地里,没有明灯,去照亮他们前行的路。像他们一样卑微的人,只能在夹缝,默默吞咽痛苦。

阿轲无助的躺在那里,已经不再有表情,唯有脸色迅速变得青白。高渐离小心地把她抱在怀里,看着她的眼神变得涣散,心里渐渐被侵蚀出一片空虚,说不上疼痛,却也没了生机。

高渐离对着这越来越接近死亡的人儿喃喃道:“阿轲,别怕,很快就不疼了……”而阿轲似乎能听到这低低的呼唤,她将眼睛缓缓合上,然后,这具身体,彻彻底底地成为了一具尸体……

高渐离知道他现在最该做的事是找到警方,或者准备阿轲的后事,然而他却再没有力气做任何事了,他将手掌覆在自己的胸口,感受着那份空虚扩大,再扩大,然后最后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铅灰色。兴许,他是该为阿轲的死寻找原因然后复仇的,可是阿轲已经死了,复仇了又怎样呢,她已经回不来了,高渐离用手臂死死地圈住这个纤瘦的姑娘,好像这样她就不会飞走,一直留在自己身边……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