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起漾》第三章 方向困顿的调查

王昭君失踪了。

李白敢肯定下午这四个小时里没有任何人从这间办公室进出,因为他就坐在外间办公。而现在,里间的王昭君却不见踪影。是李白把她抱进来的,这点他肯定。王昭君不可能在里间藏起来,因为这里一览无余,除了靠墙角的冰箱和侧对门的沙发,再没有任何大物件了,而这两者都已经被李白360度观察了不下3次。

李白没有触摸这个房间里的任何一样东西,他认为只要是人做的,就必然会留有蛛丝马迹,特别是指纹,但也不排除不是人,或者犯人带手套的可能性。

地上看不出鞋印,当然,连他自己的也很难看出来,这毕竟是瓷砖地,而他的鞋底也很干净。

房间没有大型的通风口,只有一面大的落地窗,窗帘拉着,但插销是开着的。本来窗子是半开着的,李白为了昭君能睡得好些,特地关上并拉上窗帘的,并且没管插销,这一点李白记得很清楚,所以整个房间的布局相对于他离开前,没有任何变化。他返回外间,带了手套,开始清点里间的物件,现金,手机,文件之类的一件都没有少,可以推测“犯人”既不是想小偷小摸,也不关心资料,作案目的大概有些特殊,仇杀?或者绑架勒索?如果是后者情况还乐观一些,前者的话,啧!李白感觉自己快经不住狂躁起来。

李白压下那份焦灼,深呼吸让自己冷静。

里间处在耧层第14层最角落,外面没有阳台,5米内不和隔壁的办公楼相邻,凭人类想把一个活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运到另一栋耧简直是天方夜谭。但不得不承认,如果可以做到的话,那么“犯人”后路会非常好规划,因为,对面是一家酒店,人员流动性非常强,不会引人耳目,一个行李箱可以解决大多数问题。

李白细细搜寻着里间,希望能找出一些有价值的线索,然后他在窗户的卡槽里看见了黑色的绒毛,量很少,本来这是不值得注意的,但是它的位置有些微妙。当时给昭君关窗时,这窗本来不过是半开的,这团绒毛所在的位置却需要把窗子开到底。而前一天保洁员打扫完之后是一定会把窗户关上的。那么,假设今天李白来之前窗户顶多只开到过一半,那么这团绒毛很有可能是在王昭君睡着的时候,窗户被完全打开,然后掉进去的(看上去很像鸟羽根部的绒毛)。也就是说这扇窗子被完全打开过,而时间和鸟到来的时间重合。再大胆一些猜想的话,王昭君的失踪很可能和鸟密不可分。由于14层的里间除了通向外间的一条路外,只有通过窗户才可能离开,而窗户又存在这样的疑点,那么十有八九,昭君就是通过“空运”被带走的。那么调查的突破口,就要围绕这扇窗户了。

可恨里间是私人空间,没有装监控,否则哪会像这样目标模糊,李白不满地想。

李白理所当然地把王昭君失踪的事情瞒了下来,以免造成麻烦,然后在调查完现场后的第一时间联系了成吉思汗——他是李白父母的朋友和心腹,也是李白现在唯一信任的人,李白把昭君失踪的前因后果都细细向他说了一遍,并且让他不要声张,先去警察署问问能不能开展调查,能得到警方的力量最好(失踪不超过24小时不能立案),如果不能,就先自己找,多一样线索是一样。

成吉思汗看着眼前少年沉着理智的样子,不安的心情也少了几分,点着头答应,准备联系警方。

“我去离现场近的几个办公区问问,看看有什么线索没有。”李白说完便匆匆走了。

李白在邻近几个办公区兜兜转转,用各种话题不动声色地问起关于这四个小时里异动,不少人都提到有鸟扑棱棱的声音,还有少数人看到了黑影,但是数量和种类上众口不一。有人觉得是乌鸦,又那么大只,特别晦气;有的人认为是喜鹊,胡乱飞过来的,而且不过个头不小。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