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粟

重回农药,偶尔产粮,日常死亡

《起漾》第二章 失踪

在王昭君的偶尔指点下,李白对于总裁的业务,已经做得熟门熟路了,这让苦了许久的王昭君心下一阵轻松。一开始她还和李白一起盯着文件,就不少问题和他说上几句,渐渐的,看着李白批文件一副得心应手的样子,她也懒得再说什么。李白这么一可靠起来,王昭君倒变得无所事事了,于是无所事事并且困到晕厥的王昭君,情不自禁放纵了开始打架的眼皮,脑袋一点一点地从皮质椅背上滑下去,最后搁在李白肩膀上,乖乖不动了。

李白感到肩头一沉,就知道这肯定是她顽强的姐姐终于向睡神屈服了。他默默停下手上的工作,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安安静静地坐在这里,等待王昭君睡得更沉一些,好给她挪个地方。李白小心翼翼地扭过脖子去看她:脸还是一样的脸,但是,属于少女的活力却没了,记得以前去她房间偷平板玩儿,王昭君连睡着的样子都是神采飞扬的,和现在这个憔悴的女精英可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王昭君睡沉了之后非常老实,一动不动,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李白先小心地扶起她的头,让她仰躺在自己的座椅上,然后,把手从她的腰背和腿弯处穿过,微微一用力,那瘦削身体的重量,便全数落在李白的手臂间。“嗯?有点轻啊……明明看上去挺有料的……啧,都是表象啊。”李白纠结地颠了颠,确认这不是幻觉。

而准备给王昭君汇报工作的成吉思汗,刚进门就看到这样一幅诡异的景象,他皱着眉头沉吟半晌,思考要不要先走。而这时李白已经看到了他,李白向他示意了一个“嘘”的口型,便把王昭君稳稳地交接到长沙发怀里,他长长的舒了口气,然后带着成吉思汗一起走到了外间。

“有事?汇报工作还是递资料?”李白问。

“汇报工作,是关于这个季度盈利状况的。”成吉思汗回答。

“那你和我说说。”

“这个,副总,公司的事你上手了没?”成吉思汗认真负责地询问。

“总裁都放心地睡了,说明我还是有点用的。你先说说看,没什么大事就别惊动她。”李白习惯性地笑笑。

成吉思汗想着也不是什么大事,说给他听听吧,涨点经验也是好的,便把工作一项一项地汇报下来。李白一边听,一边提醒哪些资产的动向可能会调整,又有哪些利害关系会的变动。听得成吉思汗又是欣喜,又是心里发毛。欣喜在这小子终于能为总裁分忧了,发毛在后生可畏,这小少年已经能在不动声色的情况下成长到了这种地步。

成吉思汗走后,李白在外间的办公桌看了四个小时的文件,终于让现阶段的工作告一段落。长时间工作的李白,大脑有些混沌,看着天边的晚霞才意识到已经傍晚了。“差不多该向王昭君敲敲竹杠,来顿丰盛的晚餐犒劳勤奋努力的自己了!”他这么想着。于是,李白轻快地走向里间,开了门就准备给王昭君来个“惊喜”。可惜口还没开,那本该迎接惊喜的人却不见了。长沙发上空空如也,紧闭的窗子没能透过一丝风,但李白却在这时感到阵阵恶寒,让他脊背发凉……

评论

热度(1)